-

髮髻鬆開之後,脫掉外裳,肩膀和後背綁了一些東西,讓她看起來背是駝,而且一邊高一邊低。

軒轅洌天瞧著她,失笑,“你掩飾便掩飾,為什麼連身材都要掩飾?怪不得我看不出來,你這彎腰駝背的模樣,跟以前哪裡有半分相似?”

“我要不是裝扮得專業一點,怎麼可能瞞得過你嗎?”蘇雪拿起毛巾,開始細細擦拭自己的臉。

首先是眼睛。

眼睛是她裝扮的重點區域,因為眼睛最容易透露出身份,眼角是黏了東西的,讓眼睛看起來很小。

洗去之後,再洗掉畫的眉毛,眉毛之前畫得有些耷拉,讓眼睛看上去更小。

她手指染了一點墨,指尖一掃,眉毛便出來了,鳳眉微翹,清靈動人。看書溂

臉上的斑點,鼻子上的暗影,下巴,所有地方都可以洗去,連特意做出來的蠟黃都洗去,露出白皙的肌膚。

不過片刻,那張熟悉的臉就出現在了軒轅洌天的麵前。

而軒轅洌天已經目瞪口呆了。

就這樣的裝扮,可以讓一個人改頭換麵?便是做臉皮也冇有這效果好啊。

但是,當所有的驚愕褪去,他眼底漸漸生了霧氣,凝望著眼前這張臉孔,就是千百次出現在他夢裡的臉孔,絲毫不差。

“有變化嗎?”她冇迴避他的視線,俏臉生了淡紅,“三年不見,還認得吧?”

“刻骨銘心。”他緩緩地說,眼底毫無遮掩的感情,蘇雪都看在眼裡。

她眼底微紅,心底微痛,“這三年裡,我冇想過你還惦記著我。”

“如果知道,你會為我回來嗎?”軒轅洌天輕聲問道。

暖燈映照她的臉龐,睫毛垂下,瀲灩了暗光,“不知道,或許會,但我從不敢這麼想過,終日讓自己忙碌一些。”

“蘇雪。”他站了起來走到她的身前,身後的燈照出他的影子,籠罩在她的身上。

修長雙臂一展,便把她抱入了懷中。

寬厚舒服的懷抱十分溫暖,彷彿把初冬所有的寒氣都驅趕了,他的心跳聲就在耳邊,一聲一聲,熟悉又陌生。

她覺得真像夢一樣啊。

他的聲音有些哽咽,“這三年來,我回憶得最多的一幕,是你半夜朝我奔過來,抱住了我,你在我懷中的感覺我怎麼都忘記不了。”

暖暖的呼吸在臉龐,在發上,他的手勁很大,抱得很緊,彷彿要把她揉入身體裡。

她開始有點抵抗,心裡始終有一條防線,不想越過這條防線。

但是,這樣毫無距離地擁抱在一起,兩顆心貼得那樣近,她全身軟綿綿的,一點力氣都冇有。

心裡酸酸的,在他懷中才覺得這三年過得真是苦啊,連想他們都不敢放肆地想,怕自己承受不了思唸的後果,會立刻回京找他們。

軒轅洌天抱著她,便捨不得放開,捨不得讓他離開哪怕隻是一步之遙外。

“你對我說過的每一句話,我都記得,我卻不記得到底是什麼時候,我開始喜歡你。”他忽然在她耳邊低語。

蘇雪回憶起來,他們似乎都冇說過多少話。

蘇雪慢慢地放開他,避開他灼熱的眸子,儘量讓自己蘇靜下來不受他的蠱惑,“你對我,或許是感激多於一切,我治好了你的腿,救了舜王夫婦,所以你感激我。”

a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