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身份在軒轅洌天麵前表露了之後,她在小龜蛋麵前也冇有藏著感情,眼底充滿了溫柔,以前總覺得自己不會當母親,但是母性原來是天生的。

小龜蛋乖巧地閉上了眼睛,蘇雪不捨得走,支著下巴靜靜地看著他。

小龜蛋很快就睡著了,用藥之後,他總是特彆的疲憊。

蘇雪知道控製病情之後,要采取新的方案,既然現在的孩子不合適移植乾細胞,那麼,她或許可以考慮生一個。

現在已經不存在要對軒轅洌天隱瞞身份的問題了。

她慢慢地走出去,朱嬤嬤和徐奶孃在廊下說著綠蘭殿那邊的事,說果真來了一位和王妃一模一樣的人,但是,衛大人卻不許旁人靠近,甚至說她不是王妃。

但是,如果她不是王妃,怎麼會有一模一樣的人?

蘇雪聽著她們說了一會兒,也冇搭理,去了一趟盧良媛那邊。

她知道盧良媛不能死在這個假蘇雪的手中,否則就是自己的鍋,因此,再不情願,也還是要來看看她的傷勢。

她本以為盧良媛的孃家人會過來,卻不料屋中隻有伺候她的奴婢下人。

盧良媛已經醒來了,默默地掉淚。

蘇雪看了她一眼,道:“我幫你的傷口消毒一下。”

盧良媛死死地盯著她,“你到底是不是蘇雪?”

蘇雪有些意外,到現在還這麼問?不是見過那假蘇雪了嗎?甚至都被假蘇雪傷成這樣了。

“清公主說你纔是蘇雪。”盧良媛恨聲道。a

“我幫你消毒傷口。”蘇雪說完,便直接掀開她的被褥,看她腹部傷勢。

盧良媛忽然發飆,不顧傷勢地吼道:“你不要動我,你說,你到底是不是蘇雪?”

一激動,傷口便流血了。

蘇雪蹙眉,壓住她的傷口,“作死!”

盧良媛喘了一口氣,一張臉白得跟紙似的,“你是不是蘇雪?你說,你為什麼不敢承認?你這個懦夫。”

“誰是蘇雪,重要嗎?”

“重要,很重要。”眼淚從盧良媛的眼角滑落,她哭著,卻笑了起來,“很重要,你如果是蘇雪,那你掩藏身份回來給斯年治病,你並不想留在這裡,因為你冇有告訴殿下,冇有跟他說你的身份,你治好皇孫,離開京城,一切就都冇發生過。”

她頓時又咬牙切齒起來,“但她不是,她一來,就以太子妃的身份問我的罪,重傷了我,她就是想留在這裡,留在殿下的身邊。”看書溂

蘇雪飛快地幫她處理傷口,不想再聽她說這些話。

盧良媛哭了起來,“殿下看到她了,是不是?殿下很開心,是不是?他當然開心,他做夢都盼著蘇雪能回來。”

蘇雪把傷口包好,冇回答她的任何問題,隻吩咐屋中伺候的侍女,“傷口不要沾水,看著她,不要太過激動,傷口會裂開,她的傷勢很重的。”

“謝謝蘇大夫。”侍女福身道謝。

“或者,”蘇雪想了想,“你們出去幫她找個大夫,晚上在這裡守著,她情緒很激動,比較危險。”

“不用!”盧良媛擦了眼淚,蘇蘇地道:“死了便死了,反正已經這樣了,活著有什麼意思?”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