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請了他一次,他還是不走開,唇角上揚倒是玩得很高興的樣子,引得朱嬤嬤他們都好奇不已。

蘇雪不著痕跡地踩了他一腳,再用手肘撞向他的腰,他吃痛才肯慢慢地退開。

他心裡還是很高興,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她還是小辣椒。看書喇

得罪了她,她真的不會留情,這一腳踩得可真痛啊。

小龜蛋瞧著他,問道,“父王,你今天為什麼跟大夫過不去呢?大夫讓你走開你都不走開,你太不乖了。”

軒轅洌天眉目清朗,“是父王不對,以後父王都聽大夫的話,大夫說什麼便是什麼。”

說完,還故意問了蘇雪一句,“大夫,聽你的話對不對啊?”

蘇雪冇搭理他,倒是朱嬤嬤和徐奶孃對視了一眼,怎麼覺得殿下今日有點……輕狂?

他平日就算見了蘇大夫,也是不苟言笑,一臉蘇冰冰的樣子,今天淨拿蘇大夫開刷。

蘇大夫的脾氣可夠臭的,得罪了她,管你什麼太傅良媛,說打就打了。

徐奶孃覺得她的做事方式像王妃,朱嬤嬤本來覺得有點像,但是,後來細想起王妃當初入洌王府的時候,唯唯諾諾,是後來忽然變了性子,所以,她也摸不準。

剛幫小龜蛋檢查好,穆慈宮的福公公就過來傳旨了,說太後要傳蘇大夫過去。

軒轅洌天垂揚起冰涼的眸子,“說什麼事了嗎?”

“殿下,是太後晨起心口不適,知道蘇大夫醫術高明,所以想請蘇大夫過去請個脈。”福公公道。

軒轅洌天道:“皇祖母不適?那本太子陪同蘇大夫過去。”

福公公一怔,“但太後隻傳蘇大夫。”

“你傳蘇大夫,本太子去給皇祖母請安。”

福公公在太後身邊辦事許久,也是個機靈的人,自不能阻止他去給皇太後請安的,“是,殿下真有孝心。”

軒轅洌天淡淡地道:“走吧。”

蘇雪早就料到太後會傳她過去,她也冇想讓軒轅洌天跟著,但他非要跟著去,可見他對皇太後有挺大的戒備心。

穆慈宮。

今日天冇亮,福公公便已經來過一趟東宮,把假蘇雪給請了過去,請了假蘇雪之後,纔過來請真蘇雪的。

所以,如今皇太後已經在問話了。

蘇筱一肚子的氣,忍不住跟皇太後訴苦,“他正眼都冇瞧過我一眼,就隨便把我安置在綠蘭殿,甚至也不讓我去見皇孫,太後,他是不是知道我是假的?”wp

如果早知道她是假的,那這場戲豈不是浪費時間?

那還做什麼戲呢?她主動出擊不是更好嗎?玩這些欲擒故縱的把戲,也不是每個男人都喜歡。

皇太後看到她的態度就來氣,怒道:“如果他一眼就知道你是假的,隻能證明你演得不像蘇雪。”

蘇筱道:“我也冇見過真的蘇雪,怎麼演得像啊?這麵容一模一樣不就行了嗎?你們都說我跟蘇雪長得一模一樣的,怎麼同樣的一張臉他瞧著卻無動於衷呢?是不是他根本就不愛蘇雪?”

皇太後心底不禁灰暗了幾分,看來,蘇雪早就告訴了阿洌她的真正身份,所以阿洌纔會不信這個假貨。

心頭不禁又怒又憂,蘇雪,哀家真是錯看你了,冇想到你連阿洌的生死都不顧。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