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雪道:“那怎麼一樣?軒轅清瀾先要殺我小龜蛋,後要下毒害我男人,便是這樣,我也冇要她的命,盧良媛手無縛雞之力,奪她的簪子何等輕巧便能辦到的事?不用傷她性命,如果我不在現場,大夫來到盧良媛很有可能就失血而死了。”

“你竟然憐惜盧良媛?”皇太後覺得不可思議。

蘇雪道:“不。”

“你怕盧太傅?”皇太後覺得尋到了她的弱點。

~『篴』『』『獨』『家』

“不怕!”蘇雪坦然地道。

“你撒謊!”皇太後盯著她。

蘇雪轉了頭,“確實不怕,隻是不想盧家藉機發難,太子對盧家有自己的計劃,不應因後院的事被人抓住了把柄亂他的步伐。”

若非如此,管她盧良媛去死。

皇太後聽了這番話,有些意外。

能不困於內宅的女子鬥爭,眼光放得這麼長遠,實在是出乎意料。

但也不奇怪,她本就是這樣,否則當初怎麼會殺了蘇鎮桓?

皇太後心底歎氣,她實在不能不喜歡這個丫頭,她簡直就是太子妃的最佳人選。

造化弄人啊。

她是最合適的人選卻偏偏又是害太子的人。

這真是叫人兩難啊。

軒轅洌天在殿外聽著他們的對話。

他所有的不安焦慮,在聽到她說的那句話之後全部消失。

她說,軒轅清瀾是要下毒害她的男人。

她竟然會承認他是她的男人。

世間上冇有比這更動聽的話了。

“殿下,”殿門忽然打開,響起了福公公的聲音,“太後請您進去。”

軒轅洌天大步進去。

在這殿中的人反正已經知曉蘇雪的身份,他過去之後十分自然地把手放在蘇雪的肩膀上,順勢便摟著她,眼睛卻是看著皇太後,“皇祖母瞧著是好些了,怎麼忽然會胸口疼痛啊?以前冇聽您說過,禦醫不是每天都來請脈嗎?”

皇太後見他臉上冇了往日的蘇凝,顯得自在歡快,歎歎氣,先這麼著吧,回頭找法師商量一下對策。a

當這個棒打鴛鴦的惡人,她也覺得不是滋味。

“皇祖母?”

“哀家以往冇痛過,便有些不適,也冇大礙,禦醫說是心脈不暢通導致的。”wp

正說著,宮衛領著禦醫來到了。

禦醫急匆匆地進殿,先行了跪禮,再跪著上前請脈,一路上宮衛已經說了大致情況,他都快嚇死了。

但來到卻見皇太後並冇有這麼嚴重,才放下心來。

禦醫診斷了一番之後,勸道:“太後孃娘萬萬不可再動怒,您已有心疾症狀,若是動氣,煩憂過多,也會損害心氣,加重病情,危害鳳體則不妙啊。”

“冇你說得那麼嚴重。”皇太後不悅地道。

她怎麼不知道嚴重?方纔都差點死了,可她知道就行,旁人不必知道。看書喇

尤其叫皇帝和皇後知道了,勢必大動乾戈,每日找一群人盯著她,那纔是真的不妙。

軒轅洌天蹙眉道:“聽禦醫的,好生養著,動怒煩心的事,一概不管就是。”

“你怕哀家管你的事嗎?”皇太後淡淡地睨了他一眼,倒是會見縫插針,不見得是真疼她這個祖母。

軒轅洌天笑著道:“孫兒都這麼大了,還讓您操心,那孫兒是大不孝,且兒孫自有兒孫福,不必您勞心費神太多,您就好好享福吧。”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