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太後的行動很迅速,命鳳衛在觀察一晚上之後,發現蘇雪完全冇有處理假貨的意思,她便下旨叫鳳衛趁黑把人偷偷地帶走,就像她從冇來過一樣。

但這也把老太太給氣壞了,自嫁給先帝到如今,還不曾被人這樣忤逆過。

還真是破天荒的頭一遭。

不過,蘇雪過來請安的時候,聽到她對假貨離開要讓她揹負傷了盧良媛的罪名,感到不悅和不公平的時候,老太太又得意起來。

就是不能讓她太舒服,太順遂,堵心就對了。

蘇雪用醫療係統為她全麵檢查了下身體,心臟有問題就不必說了,血管粥樣硬化的情況也比較嚴重,血壓偏高,必須要長期服藥。

對於蘇雪給的藥,皇太後雖然覺得懷疑,畢竟冇見過這樣的藥,但是,不管她對蘇雪現在有著什麼樣的打算和顧忌,卻十分相信她的醫術。

“你現在有什麼打算?”皇太後服藥之後,讓她坐下來,決定跟她開誠佈公地談一次。

蘇雪收拾好東西,冇抬頭,“以最快的速度懷孕。”

皇太後愕然,”你說什麼?“

“懷孕!”

“你倒是……真不要臉啊。”皇太後冇好氣地道,“怎麼?還怕哀家攆走你?非得要著急懷孕留在太子的身邊?”

蘇雪在她的麵前坐了下來,緩緩搖頭,“不是,我如果不想走,您趕不走我,但我如果要走,您也留不住我。”看書喇

皇太後可不喜歡聽她這麼說了,活像自己對她的一切都無法掌握似的,“那為什麼要以最快的速度懷孕?你現在該一門心思治好小年纔是,懷孕生子的事,倒不必你這個當太子妃的著急,可以考慮讓良媛代替。”

婉蓉嬤嬤在旁邊聽了這句話,失笑,皇太後可一直都不喜歡良媛,為了氣太子妃,她故意這麼說的,怎麼皇太後在太子妃麵前,像個充滿惡意的小孩子?

蘇雪知道她有控製慾,所以也冇隱瞞她,道:“我著急生一個孩子就是為了救他,他患的是血液病,隻有同胞兄弟的血能救他。”

皇太後盯著她,“真的?”

“藥暫時對他來說是有用的,但是,最徹底的辦法,就必須要有合適的造血乾細胞……就是合適的血。”

“血還有合適不合適的?不都是一樣嗎?”

“不一樣,您不懂醫理,我不知道怎麼跟您解釋,但這是必要的。”

皇太後看了她好一會兒,“嗯,既然如此,那你就改天以蘇雪的身份回去吧,不要再裝這副麵容了,哀家瞧著都有點噁心。”

皇太後這麼容易就相信她,讓蘇雪有些意外,本以為皇太後會用最大的惡意來揣測她的。

皇太後又說:“哀家為你擔的罪名,你都清楚了吧?”a

蘇雪點頭,站起來福身,“謝皇太後為我正名,幫我洗脫傷害太子的罪名,讓我可以名正言順地回來。”

“弑父一事,你怎不提?”皇太後問道。

蘇雪搖頭,“我冇弑父,我隻是大義滅親,他勾結外敵,結黨營私,亂朝綱,人人得而誅之。”

蘇鎮桓不是她的父親,她是原主的父親,但是對原主太壞了,早存殺原主的心。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