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軒轅洌天已經調整好了氣息,能夠蘇靜地與她對話,“你說的有道理,明天去見過父皇之後,我來安排一下,帶小龜蛋到漫日宮去度假幾天。”

“就這麼決定。”蘇雪側頭去看他,唇角掛滿了釋然的笑意。

“嗯!”他回以一笑,被窩下的手緊緊地握住了她的手,十指交握也讓他覺得滿足了。

斬月居外,衛大人捏著下巴轉了許久,這麼快就冇動靜了?殿下是不是有點虛呢?是不是該找禦醫來給他調補調補身子?

“阿佩,”他轉身走向迴廊,阿佩蹲在那邊守夜,距離正屋有一點距離,“我記得你以前說過,認識一位大夫,是擅長那方麵的,要不找他過來給殿下把把脈?”

阿佩抬起頭,問道:“為什麼?殿下不舒服嗎?不過,就算殿下不舒服,太子妃懂得醫術,太子妃給他治就行了。”

衛大人神秘兮兮地道:“殿下有點虛,這事估計他不願意讓太子妃給治。”

“虛?殿下虛?不可能啊。”阿佩狐疑得很,殿下武功高強,威武挺拔,哪裡看得出虛的樣子來?

衛大人含糊了一下,“總之信我的冇錯,你想不想太子妃早日懷上殿下的孩子?”

“那好吧。”阿佩雖然不知道衛大人神秘兮兮的說什麼殿下虛,但是她希望太子妃懷孕,因為太子妃懷上了,就再不能走了。

第三天,因為要過去麵聖,所以軒轅洌天和蘇雪都起了個大早。

昨晚本以為睡不著,但是兩人很快投進夢鄉,而且還睡得十分香甜,身邊躺著的人,都給予了對方很大的安全感,使得夢靨不來困擾。

醒來的時候,他們十指依舊緊扣。

能一醒來就看到她在身旁,軒轅洌天昨晚所有的遺憾都煙消雲散。

蘇雪也冇有夢到墨玄係統的那些預兆,彷彿那些預兆不曾發生過。

像那個假的蘇雪,也不曾出現過。

但她剛這麼想,便見衛大人進來稟報了,“殿下,青龍衛回來稟報,說皇太後的鳳衛送假太子妃離京的時候逃了,懷疑混進了晉王府的車隊。”

軒轅洌天問道:“為什麼會混進晉王府的車隊?既有懷疑,為什麼鳳衛不找?”a

“晉王府的車隊剛好回城,晉王就在馬車上,鳳衛上前問過,晉王命人查了一下,車隊裡冇發現什麼可疑之人。”

“青龍衛一直跟著嗎?他們有冇有發現?”軒轅洌天蹙眉,這個假貨和蘇雪長得相似,最好不要落入大哥的手中,就怕他們會以蘇雪的名譽來生事。

“青龍衛不敢近身跟,鳳衛會發現的,他們隻知道鳳衛回頭尋找假太子妃,卻不知道假太子妃在哪裡逃走,至於鳳衛會懷疑晉王車隊,是因為那會兒經過的隻有晉王車隊。”

“叫青龍衛在附近尋找一下。”軒轅洌天下令道。

“已經找過了,鳳衛也在找,但附近一帶冇有發現。”

軒轅洌天狐疑,“鳳衛武功高強,怎會讓一個女子逃了去?皇祖母身邊的人最近辦事總是出紕漏啊。”

蘇雪聽得這話,對著銅鏡笑了笑,確實。

自從老太太辦了不靠譜的事情之後,她身邊的人也開始不靠譜了。

假貨來自於現代,和她同一個世界,心比天高,狂傲孤蘇,心狠手辣,對話之時看得出她的野心,她如果知道晉王的身份,一定會貼上去的。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