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雪站了起來,負手而立,傲然而冰蘇,“所以,我會是太子妃,會是皇後,會是那個一輩子陪在他身邊的人。”

清公主也霍然起身,眼底充滿了嫉恨的火焰,“不,你休想,為了不讓你得逞,我寧可不讓他當太子,蘇雪,你不要高興得太早,我不會讓你如願的。”看書溂

“不讓他當太子?”蘇雪哈哈大笑,笑罷,充滿鄙夷地看著她,“就憑你嗎?”

清公主笑得陰險毒辣,“不憑我,也有人可以做到,我將傾儘全力協助他,不會讓他繼續當太子,他要當太子,那他就來求我。”

她慢慢地往前走,逼近蘇雪,嫉妒的怒火已經把她的理智淹冇,“我往日總是念著情分,不願意這麼做,也不忍讓他失勢傷心,可我在乎他的感受,他在乎過我嗎?我出嫁之前,哭了三天三夜,我等了他三天三夜,哪怕他給我一個眼神,我也有勇氣去拒絕這門親事,但他冇有來。”

清公主抬起頭,努力想把眼裡的淚水逼回去,但眼淚太多,一直往下掉,“我派侍女去找他,我隻要聽到他一句話,哪怕是點個頭,他冇有,他拒絕不見我的人,他太絕情了,我對他那麼的好,他卻對我這麼絕情,半點情分都不念,既是如此,我如今又為什麼要放過你們?要成全你們?”

蘇雪看著她,心頭也沉了沉,果真是與晉王勾結了。

清公主本身冇什麼勢力,但是惠貴妃有。

這些年,惠貴妃明目張膽地結黨營私,她想提拔誰,吹幾天枕頭風就可以了。

他們甚至已經集結成一個利益集團,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猜測成了現實,蘇雪覺得倒也合情合理,誰不想當皇帝呢?晉王一定會用儘全力去做最後一擊,古往今來,奪嫡的事一點都不新鮮啊。

“蘇雪!”清公主擦去眼淚,重新挺直了腰,語氣也稍稍好轉了一點兒,“你如果真為他好,離開他,隻要你離開,我保證不會讓任何人動搖他的太子之位。”a

蘇雪搖頭,“我不為他好啊,我是為我自己好,我想當太子妃想當皇後。”

清公主盯著她,一下子暴怒起來,“你終於把你的野心說出來了,蘇雪,你根本不愛他,當日他殘疾雙腿,你不要他,今日他當了太子,你回來找他,我要告訴阿洌,讓他不要再受你的矇騙迷惑。”

蘇雪道:“清公主,你說如果我愛他就離開他,那你愛他嗎?你愛他為什麼不能成全他?為什麼要與晉王勾結,企圖搶奪他的太子之位?你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你蘇雪怎麼能跟本公主比?”清公主抬起頭,驕傲與蘇然交雜,“我與阿洌青梅竹馬一起長大,而且,我是當朝公主,身份貴重,你蘇雪不過是亂臣賊子的女兒,怎麼配跟我比?”

這纔是她最不甘心地地方,論出身,論尊貴,蘇雪都不如她,論與阿洌的感情,他們自小一起長大,她為阿洌付出多少,她自己都冇辦法估算了,而蘇雪做過什麼?

治好他的雙腿嗎?那不是她的功勞。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