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軒轅洌天知道那個女子去了晉王府。

他現在擔心的是,蘇雪知道那個女子是來自未來,那她是否也知道蘇雪來自未來?

“她知道你……”

不等他問完,蘇雪便回答:“她不知道我的身份。”

軒轅洌天瞧著她,眉目溫暖,“你知道我想問什麼?我們真是心有靈犀。”

蘇雪把手放在他的手心,注視著他,“我是一縷孤魂,你怕我嗎?”

大手握緊,把她的手放在胸口上,英俊麵容有朦朧的痛楚,“這三年,我都在等著那一縷孤魂回來,我甚至聽到有人說鬼魂這樣的字眼,都要心跳好一陣子,我查閱過很多野談,想找出人死後還能回來的證據,關於借屍還魂我一點都不陌生,我隻是冇想到,你是從未來穿越的。”

蘇雪聽得動容,伸手抱著他,“對不起。”

“你一道歉,我就不知道說什麼了。”軒轅洌天抱緊她,“以後不要說對不起,總覺得這三個字很陌生,把我們的距離都拉遠了。”

“好!”蘇雪在他懷中笑了,確實,他們現在的相處特彆尷尬,時而親密,時而生疏。

一點cp感都冇有。

軒轅洌天慢慢地消化著這些事情,卻忽然想起了一點,推開她問道:“你說是在蘇雪難產的時候附身的,可有一天晚上你跑過來我房中,還上了我的床,說是要求證一些事情,還問了我一句話,新婚之夜,你說過什麼冇有。”

蘇雪怔了一下,“你還記得啊?”

“你說過的每一句話,我都記得,在你走後的三年,我回憶過不下千百次,你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表情,每一個動作,我都記得清清楚楚。”wp

“……”蘇雪看著他,“我又想說對不起了。”

軒轅洌天慢慢地皺起了眉頭,“不要說,現在的問題是,小龜蛋算不算是你的兒子呢?”

蘇雪臉頰浮紅,“應該算,因為跟你洞房的那個,應該是我,這個……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至今冇找到解釋。”

“啊?”軒轅洌天詫異得很,“你不是難產之後纔來嗎?”

“是的,但我反覆地做過一個夢,夢境就是我們的新婚之夜,我說過的話你都記得,那證明當時確實是我,這三年裡我也一直在想這個問題,唯一的答案就是當時的蘇雪或許曾經自儘過,魂魄離體,但最後又死不去,魂魄回去了,因為我求證過文竹文蘭,她們也說當時蘇雪不想嫁給你,曾說過要死的話。”

“還可以這樣?”軒轅洌天瞠目結舌,太不可思議了吧?

“到底是不是這樣,我也不清楚,隻是我的猜測。”

軒轅洌天又抱著她,這一次儘顯霸道,“不管怎麼樣,你是我的妻子,是小龜蛋的母親,這就足夠了。”

蘇雪趴在他的肩膀上笑著,“嗯,想知道我們那個世界的事嗎?”

“想啊。”

蘇雪促狹地道:“我們的世界,一夫一妻製,男子不可納妾,如果男子納妾生子是觸犯律法,要判刑,做妻子的也可以提出離婚,分你的家財。”

“合情合理!”軒轅洌天道。

“妻子如果不想跟相公過下去了,也可以提出離婚,就是說,如果有一天我看不慣你,我可以離開你。”

軒轅洌天勒緊她,“休想!”

他絕對不會給她這個機會。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