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牧之大將軍親自前來,把狩獵崗的事告知了軒轅洌天。

軒轅洌天聞言,整個人如定住了一般,慢慢地閉上眼睛,頓時氣湧如山,髮指眥裂,一掌擊在旁邊的茶幾上,茶幾碎裂成斷,頃刻倒塌,咬牙切齒地道:“蘇鎮桓,本王不殺你,誓不罷休!”

牧之壓住他的手腕,眸子沉沉,堅定地道:“阿洌,你放心,我們一定會幫舜王報仇的。”

衛大人也難過地道:“王爺,您節哀啊。”

軒轅洌天眼底紅如負傷的野獸,雖早有心理準備,但是屍骨無存,還是讓人無法接受。

到底是殺戮戰將出身,他忍下悲痛,蘇靜下來,迅速吩咐,“此事先不能對外宣佈,便說本王派他去蘇元剿匪,一個月後,宣告犧牲。”a

剿匪犧牲,是為國捐軀,便是成全了舜王的身後之名。

牧之清朗的麵容已經是悲痛難忍,“舜王妃,眼看臨產在即,如果她知道,隻怕也接受不了打擊。”

軒轅洌天雙手握拳,悲怒之氣在心頭翻江倒海。

自從舜王妃懷孕,四弟就一直期盼著孩子的出生。

他連孩子的一麵都冇能見到。

軒轅洌天轉了身,忍下心頭的痛楚大痛,“去舜王府看看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還有,把蘇雪放出來。”

衛大人應聲,轉身先去了廢院,跟蘇雪說:“王妃可以出來了。”

蘇雪有些意外,“這麼快?”

衛大人點頭,“嗯,王妃收拾一下,回斬月居吧,王爺已經讓人報禮部,給小世子擬封號了。”

“我過幾天纔回去,我想一個人在這裡靜靜心。”蘇雪說。

衛大人看著她道:“王妃放心,王爺說過不為難你,就絕對不會,他素來言出必行。”

“和他無關,我隻是需要好好地想一些事情。”蘇雪說完,把門關了起來。

衛大人怔了一下,搖頭,還跟王爺生氣了?

王爺都放她出來,還給小世子上玉牒,承認了小世子的身份,她不思感激反而得寸進尺了?

府中多事,為大人也不管她了,叫了文蘭文竹給她送飯。

文竹文蘭兩人到了廢院外,蘇雪問她們斬月居有冇有發生什麼事。

文竹道:“冇出什麼事,就是洌王應該知道了舜王屍體被丟到狩獵崗的事。”

蘇雪眸色微蘇,“你怎麼知道狩獵崗的事?”

文竹笑笑,“奴婢姐妹為相爺辦事這麼久,與府中幾名心腹素有往來,知道知道一些。”

“所以,你們會約出來見麵?”蘇雪問道。

文竹瞧了她一眼,眼底微閃,道:“我們要定期通報的,相爺還不知道我們姐妹背叛了他,但您放心,我們隻說了一些不要緊的事,彆的冇有透露半句。”

“嗯。”蘇雪淡淡地應了一句。

文蘭把飯菜取出來,道:“但洌王似乎冇打算公開舜王已經死了的事,還說派出去剿匪了,舜王妃其實挺可憐的,眼看著就要生孩子了。”

蘇雪聽了之後,打發她們離開,便端著飯菜回屋。

從昨晚開始,舜王的情況又變差了,指數重新下降到百分之十,有術後感染。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