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晉王的麵容也是頓時變了顏色,顧不得冒犯,急忙站起來道:“皇祖母,孫兒已經跟無道先生說好了,請她做修兒的老師。”

修兒,是晉王的長子。

皇太後看著他,鳳眸裡盈滿了笑意,“是麼?那就更好了,讓修兒過來東宮長住,把阿武家裡的小虎也接過來,讓他們一起跟無道先生學本事。”

晉王哪裡會願意讓自己的兒子去東宮長住?這是把自己的脖子伸過去讓東宮掐住。

筱側妃嫁過去之後,一直冇得到晉王的特彆重視,如今見晉王緊張為難,她想邀功,竟然說:“那為什麼不能讓斯年過來晉王府呢?”

這話莫說大家吃驚,覺得荒唐,就連皇帝的臉色都變了。

身為側妃竟然敢當殿駁斥皇太後不說,還敢讓皇孫去晉王府,真是不知分寸。

晉王臉色更不好看了,本來還能爭取一下,她說了這句話,還爭取什麼?隻能賠罪了。

他跪下,“皇祖母,她不懂規矩,一時失言,請皇祖母寬恕。”

皇太後眯起眼睛看著蘇筱,她當然知道蘇筱的身份,從她要嫁給晉王為側妃那天,她就知道。

皇太後把蘇筱看著是自己人生的汙點,所以,蘇蘇地道:“不知道規矩,那就回去學規矩,什麼時候學會了規矩,什麼時候才能進宮來。”

汙點就是不能出現在她的麵前。

筱側妃心頭忿忿,但是這麼多大人物在場,她也不敢造次,隻得跟著一同跪下請罪。

隻是心下暗暗發誓,這老太婆這麼討厭,故意針對她,等她以後有了勢力,絕對不會放過她的。

“明姑娘,如何啊?”皇太後問了一聲。

明無道沉默了一會兒,站起來拜下,“謹遵懿旨!”

皇太後甚是滿意,皇帝更是驚喜若狂,明無道進了東宮,那便可以隨時傳過來說話了。

晉王臉色慘白得很,隻覺得白忙活了一場,最後為他人做嫁衣裳。

他千辛萬苦才能與明無道先生見麵,跟她說了自己的抱負,抱負自然是要如何治理這天下,這是給她一個暗示,自己要奪權,希望先生襄助,日後定會高官厚祿。看書溂

今晚請她入宮,也是知道父皇數度請不到她,今晚帶她出席,自己在皇室宗親和權貴大臣的眼中,就會拔高一籌。

哪裡想到皇太後竟然會半道截了去,若是進了東宮,隻怕太子也一樣許了高官厚祿,她便會追誰太子了。

但他看向筱側妃,始終先生已經把她收為弟子,是自己人了,那她應該是會幫自己人吧?

蘇雪今晚基本就是當透明人,這樣就好,人多的地方,是非就多,她的身份,除了恭順之外說什麼都不合適。

至於明無道當了小龜蛋的老師……她揣摩不透這個女人,她到底是敵是友?

皇太後與她認識嗎?若是不認識,她又是晉王帶進宮的,怎麼敢讓她當小龜蛋的老師?

如果隻是為了她的賢纔要留她在宮裡,那小龜蛋豈不是成了被利用的犧牲品?

千頭萬緒,蘇雪一時理不清楚,事關小龜蛋的安危,她決定回去之後還是要打開墨玄係統看看這個明無道。

隻是,打開墨玄係統,又會做那些噩夢,做噩夢也不要緊,她隻怕動搖自己留下來的心誌。

與小龜蛋有關,那也顧不得那麼許多了。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