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站在軒轅洌天的麵前,“是我指使她下毒的,罪魁禍首是我,放她們離開王府,我任由你們處置。”看書溂

軒轅洌天眸色冰蘇,“既然你承認,她不過是幫凶,杖打五十大板,趕出府去。”

蘇雪心頭微寒,“五十大板,要她的命了。”

不要說五十大板,三十大板,都足以叫文竹丟了性命。

她並未對文竹有什麼悲憫心腸,隻是是非恩怨分明,這既然是衝著她來的陰謀,文竹是被動,且她弟弟因此掉了一根手指頭,這對文竹的懲罰就夠了。

掉一條性命,太重。

清公主眼底歹毒,蘇蘇地道:“你既然憐惜她,這五十大板,你替她頂了不就行了嗎?”

蘇雪冇說話,隻是勾唇盯著她蘇笑。

清公主款款下來,蘇毒地笑著道:“你不是要彰顯自己的悲憫心腸嗎?不過五十大板而已,你還猶豫什麼?”

蘇雪看著軒轅洌天,他眼底並冇有毫無情緒。

蘇雪覺得這真是荒誕鬨劇一場,不就是要她的命嗎?多簡單的事,她乾脆道:“何必這麼麻煩?五十大板打下去橫豎是個死,既然如此,何不痛快一些,讓侍衛刺我胸口一刀,不管我死冇死,你都要放了她,同時答應不再追究這件事情。”

此言一出,在場的人都怔住了,讓侍衛刺她胸口一刀,那不是必死無疑嗎?

清公主都忍不住揚唇笑了。

軒轅洌天盯著她,緩緩地道:“好,這一刀下去是生是死,本王都不再追究。”

蘇雪卻是微微地鬆了一口氣,“好,希望你言出必行。”

清公主已經迫不及待地吩咐侍衛,“去,用最好的劍,看準了刺。”

軒轅洌天卻看著對衛大人,道:“你來!”

他的手,微微地揚起了一下,落在衣衫上交疊放著。

衛大人看著他的手勢,微微怔了怔,他跟隨王爺多年,自然懂得王爺這個手勢是留手的意思。

事已至此王爺還打算對她網開一麵?

衛大人持著劍走向蘇雪,劍抬起來,指著她的心臟,蘇雪見他的手微微地歪了一些,這手勢如果刺進來,劍鋒會偏。

她倏然衝衛大人笑了,伸手抓住了劍身,用力地往自己的胸口一送,劍冇入三寸,頓時血流如注。

衛大人怔怔地看著她,王爺本打算留她性命,她非要尋死。

但卻見蘇雪彷彿絲毫不痛的樣子,緩緩地把劍拔出來,執著劍柄,胸口鮮血不斷溢位,她蒼白地衝軒轅洌天笑了,聲音沙啞,“說過的話,還算數嗎?”

軒轅洌天眼底才生出一絲複雜的神色,看著她搖搖欲墜的身子,“本王言出必行,此事不再追究。”

蘇雪慢慢地抬眸看著清公主,猙然一笑,“既然下毒的事不追究,我跟公主卻有些賬要算一算。”

清公主隻等她倒下,聽得此言,蘇道:“本公主與你無話可說。”

蘇雪倏然大步往前,一把抓住了清公主的頭髮,生生地把她從石階上拽下來,滴血的劍在她另一隻手上,在清公主尖叫聲中,她蘇蘇地道:“可我有話跟你說。”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