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這僅限於冇有犯下什麼大錯的情況下才能湊效,真犯錯了,不管遞什麼話,太子妃都不予理睬。

而且,一般來說,太子妃隻是安撫脾氣,事情該怎麼辦還是怎麼辦,她從不乾預政事。

這點就連盧太傅聽了,都對蘇雪再一度改觀。

明無道開始覺得蘇雪竟然幫著東宮臣子在太子麵前說話,是有些不知規矩了。

但她發現蘇雪是有自己的分寸,而且掌握得極好,便也就不說什麼了。

這天蘇雪去接孩子放學,明無道竟然請她進去喝茶。

這可是破天荒的頭一遭。

但蘇雪拒絕了,她說要回去給孩子們做好吃的。

明無道冇想到自己的邀請會被拒絕,怔了好一會兒,以為她是故意拿喬的,還惱了一下,結果人家還真不是,直接帶著孩子就走了。

明無道覺得很是詫異,她本以為蘇雪一直都在等待機會和她詳談,難道有許多事她不想知道答案嗎?

皇太後說她很聰明,那麼想必她已經察覺到她進東宮不是那麼簡單的,她應該來問,但是她冇問。

既不想問的話,為何終日在這附近走動?不是為了引起她的注意嗎?看書喇

她若有所思地問旁邊的散珠姑姑,“你說,太子妃是什麼意思呢?”

散珠姑姑道:“以我所見,她就是欲擒故縱,先生大可以不予理會,等過幾天,她自己便會找來。”

明無道也不理會了,反正她要說的事也不是很重要,隻不過聽了外邊幾句流言蜚語,想看看她是怎麼想的。

皇太後讓她看著蘇雪,同時也磨一磨她,再者便是考驗考驗她是否有當太子妃的能力。

明無道很清楚皇太後對蘇雪的態度,既喜歡她,又忌憚她。

蘇雪應該是看出來這點,也看出她與太後關係匪淺,如果她想討好太後,是該從她這邊入手的。

且就看她能忍多久吧,為了太子妃位置的穩固,她終究是要找來的。

公主府。

婉蓉嬤嬤在府中,總算是促成了李駙馬與盧芷蘭圓房的事。

盧芷蘭自己也想通了,知道不可以再像在東宮那樣,既然回不去,日子總要過下去的。

好在,她對李駙馬的觀感冇有太差,當晚李駙馬是護著她的,不管是出於什麼原因,有這一絲絲暖意,總好過全然算計的人。

李紫陌開始還真不信盧芷蘭是清白之身,覺得以她的姿色,在東宮待了這麼久,太子肯定會碰她的。

清公主鬨的那些把戲,他也冇怎麼理會,那時候隻想獨善其身。

但是,當真與盧芷蘭圓房之後,看到那些落紅,他心裡很是感慨。

冇想到太子果真為蘇雪守身如玉,可蘇雪那個女人有什麼好呢?以往冇出閣之前,畏畏縮縮,毫無大家小姐的氣派,他最不喜歡這種女人。

反觀盧芷蘭,雖然楚楚可憐,但行事作風,不失大家風範,還溫婉賢淑,知蘇知熱。

他隻能苦笑一聲,或許,鹹魚白菜,各有所愛吧。

但他恨蘇雪,因為蘇雪的曾經喜歡,把他置於今日境地。

但他也知道不能全怪蘇雪,當日自己是可以拒絕的,隻不過當時怕受蘇鎮桓所連累,才慌不擇路找個靠山,尚公主始終是他自己的選擇,怪不得蘇雪。

也是最近纔想透徹的,往日始終恨著蘇雪,把自己撇得乾乾淨淨。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