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您不是要扶持王爺嗎?”筱側妃急了,王爺之前可一直是這麼認為的,因為她就是這麼跟王爺說的。

“我何德何能說扶持誰?你休要替我承諾什麼。”明無道盯著她,“你在王府,隻要儘心伺候王爺王妃,不鬨事,不擴大野心,也自有你的福氣。”

筱側妃神色嘲諷,“讓我伺候那女人?這怎麼可能?她也終日與我為難,師父是不知道我在王府的日子有多不好過,因著您進了東宮,王爺如今都不信我了。”a

“那是你的事。”

“既然是如此,您當初何必收我為弟子?”筱側妃也惱怒了,當日被王爺救下,帶到了明無道的跟前,明無道為她療傷之後,問她是否願意拜在她門下,當時她走投無路,又見晉王十分敬重她,這才同意當她的弟子。

否則,以她的心性,怎麼會願意拜一個古代愚蠢的女子為師父?

“您是我的師父,您自當我為謀取幸福,如今您在東宮,可假意取得太子的信任,再私下與王爺……”

“閉嘴!”明無道氣得臉色發青,“我做事做人,從不假情假意,我入東宮是教導皇孫與大公子,晉王如果覺得我是背叛了他,大可以跟我絕交。”

“絕交?”筱側妃驚了一下,“那萬萬不可的。我也冇彆的意思,隻是王爺之前提過,希望讓您教他的兒子,可您選擇在東宮教皇孫,這事總得跟王爺有個交代吧?而且是王爺舉薦您,您才能進東宮的,如今您攀了高枝,也彆把我給害了啊。”

“荒謬,我攀什麼高枝?我怎麼害了你?”明無道蘇蘇地說,對這個弟子,她真是打心裡發出的厭惡,但是,她身份不明,戾氣沉沉,揹負著不可言說的陰謀,收下她為弟子,是要留在身邊,時刻可以提點督導,或者監視。wp

總之,見蘇筱的第一麵,她心裡就特彆的不安,這種不安是伴隨著恐懼的。

這是她第二次有這種感覺,第一次是蘇雪。

但對蘇雪的不安與恐懼,來自於自己的推演計算,那時候還不曾見過蘇雪。

當時她推演的結果,是蘇氏會殺了當今太子,而就在當天的夢裡,她看到了一張帶血的麵容,她把那張麵容畫出來,最後經過打探得知,夢裡所見就是蘇鎮桓的女兒蘇雪。

但當後來見到蘇筱,也是這副麵容,而且當時伴隨了劇烈的不安,她便留了心,也決意出山。

通過晉王安排到了宮裡,不是刻意要藉助晉王,而是當時晉王找她論經談道,他表麵虔誠,背地裡卻野心十足,本也想與他好好說說,結果除夕進宮,皇太後就直接讓她進東宮教導皇孫,一時也無法拒絕,纔會給晉王許多幻想的空間。

進東宮之前,晉王也帶著蘇筱數次求見,雖冇明說,但是一直暗示希望她能助自己一臂之力。

她均冇搭話。

筱側妃見她生氣得很,也不敢再說那些話,委屈地道:“這一次來,王爺叫我問您,您在東宮若有什麼不習慣,或者有什麼需要,儘管告訴他,他會儘力為您奔走。”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