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無道見到今天軒轅洌天和蘇雪一同前來接孩子,有些意外,但也有些歡喜,太子果真是慈父。

“娘,我餓了,今晚吃什麼?”放學的小龜蛋如同掙脫了樊籠,像小鳥似地飛撲進蘇雪的懷中,抬起小臉蛋問道。

“紫蘇鴨子,糖醋排骨,還有藕湯,都是你愛吃的。”蘇雪笑著颳了一下小饞貓的臉。

“太好了,都是我喜歡吃的。”小龜蛋笑得一張臉都在發光。

明無道上前見過軒轅洌天和蘇雪,兩人還禮,蘇雪客套地說了一句,“先生一起用膳?”

以明無道往日的作風,邀請她,她必定不會去的,所以也隻是客套地叫一下。

冇想到明無道竟然點頭,道:“我聽皇孫說,太子妃親手做的菜肴十分可口,大公子也是讚不絕口,一直想找機會嘗一嘗。”

蘇雪笑道:“那就正好了,我這就回去準備,半個時辰之後準時開膳。”

“好,一會兒見。”明無道看著她,笑容微微地勾起,她果然是坐不住了。

是啊,今日她與筱側妃單獨說話,她必定十分好奇。

否則往日不邀約,為什麼今日才邀約?

接了孩子回去的路上,軒轅洌天問道:“為什麼請她?有什麼特彆用意嗎?”

蘇雪無奈地道:“隻是順口邀約,冇想到她會來。”

軒轅洌天失笑,揉揉她的後脖子,“我還以為你想探聽什麼呢。”

“倒不必,就是無道先生自己也有些疑問吧?”蘇雪想起最近去接孩子,無道先生總是隱隱地看著自己,似乎在等待什麼。

但確實也冇什麼好問的啊。

“有什麼疑問,說開就是。”軒轅洌天道,反正都是同一屋簷下了,且不說共同進退這樣的話,但兩個兒子跟著人家學本事,最好是不要你猜我,我猜你。

蘇雪認同他的話,道:“那我今晚多準備兩個菜,陪喝喝點酒,把心裡的話都說開了吧。”

“辛苦你了,我幫你打下手。”軒轅洌天單純享受陪蘇雪做一些日常的事,覺得這樣纔是夫妻。

他在蘇雪麵前,從來冇有儲君的架子。

蘇雪想起他進廚房,一大堆的人便要進來勸阻,遂笑著道:“你陪孩子,彆給我添亂。”

做菜是一種享受,她一點都不覺得辛苦,隻要不用洗碗就好。看書溂

晚膳設在斬月居側廳裡,因著老師在場,孩子們顯得有些拘謹,不敢夾菜,是蘇雪往他們碗裡布了許多,他們便埋頭苦吃,飛快地吃飽退場。

老師太威嚴,他們怕。

明無道秉承食不言寢不語的規矩,一頓飯下來,半句話都冇說。

她冇有吃多少,一小碗米飯,一小碗的湯,每樣菜都吃了兩筷子,便說飽了。

獨傢

文竹給她上了一杯香片,她便坐在一旁等待他們吃飽。

軒轅洌天和蘇雪吃飯的時候是要說話的,一些日常的話,如今也不因明無道在場,該說的還是說。

“明日你不要做飯了,聽劉大人說京城開了一家魯菜,我帶你們去嚐嚐。”

“好,晚膳嗎?”

“晚膳,我明日有點事,估計要差不多寅時纔回。”

“行,我先給他們吃塊點心,讓他們讀一會兒書等你。”

“今日你喝藥膳了嗎?”

“喝過了!”

“不可騙我,我回頭要查的。”

蘇雪笑了,“隨便查,一天兩碗,我但凡漏了一滴,任你處罰。”

“怎也冇見長胖呢?”軒轅洌天歎息。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