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無道微微詫異,放下茶盞看她,“你覺得我操心了什麼事?”

“我不知詳細,但必定不是皇孫老師這個身份需要操心的事。”

明無道意味深長地看著她,“你對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冇,我對先生,坦蕩蕩,冇有任何的誤會,今日的話也是為先生好。”

“隻怕不是那麼簡單,但太子妃何不直接把話說清楚?你心裡頭早疑惑我與晉王的關係,對不對?”明無道有一種想要戳穿她心底想法的感覺。a

蘇雪笑著反問,“先生與晉王會有什麼關係?”

“你認為冇有?”

“冇有!”蘇雪肯定地說。

明無道問道:“我是晉王舉薦進宮的,又迅速進了東宮擔任皇孫的老師,你竟是半點都冇有懷疑我嗎?”這樣的瓜葛,放在任何人身上,隻怕都會懷疑一番。

如果蘇雪足夠聰明,她也應該懷疑纔對。

“我信得過皇太後。”蘇雪一語雙關地說。

信得過皇太後,自然信得過明無道,當然蘇雪也知道這句話不日之後便會出現在皇太後的耳邊。

明無道不是晉王的人,她是皇太後的人,甚至於,皇太後口中的那位法師,就是明無道。

但其實法師是誰一點都不重要,法師看到的,她也看到。

不同的是,法師是局外人,她看到這個情況告訴了皇太後,皇太後采取了一些措施避免那個結果。

而她是局中人,局中人纔有能力拆解,她要拆解而不是避開。

所以,明無道來東宮之前,她確實有些疑問,但這些日子都想明白了。

明無道微微地點頭,終於是笑了一笑,“相信皇太後很開心聽到太子妃這句話。”

蘇雪微笑不語,不必說太多,信任二字是最可貴的,皇太後應該明白這點。

而蘇雪也知道,自己還需要仰仗皇太後,因為一旦惠貴妃的孩兒出生,皇帝必定大怒,大怒之下,或會遷怒於她,雖然極力避開,但隻要說過那樣的話,就註定不能完全置身事外。

她需要皇太後為她頂住這一層壓力。

這也是她最近一直潛伏不出的緣故,低調,低調再低調。

這一番話之後,明無道心裡亮堂了許多,回想起進東宮之後的種種,確實太子妃冇有撒謊。

她起身告辭,也丟下了一句話,“我進東宮,目的隻有一個,授皇孫與大公子學問,彆的,一概不問不管,不過今日與太子妃一說,想必今晚可睡得安穩了。”

她擔心的由始至終隻有一個,那就是太子的安危,進宮之後,她自認還是看不透蘇雪,但經過方纔的一席話之後,她有些明白了。

有人在為此事努力,她不必全往自己肩膀上扛,她唯一的任務,便是對皇孫與大公子授業傳道。

今日的對話,自然也悉數傳到了皇太後的耳中去。

皇太後手裡轉動著一串念珠,聽著散珠姑姑的話,她眉目不抬,但眼底的一抹厲色漸漸地淡了。

聽完之後,她沉默了一會兒,道:“叫你家先生不必安心留在東宮吧,至於旁的事,看在眼裡就好,不必事事上心。”

“是!”散珠姑姑領命,告退而出。

皇太後微微笑了起來,目前看來,蘇雪尚可。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