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後道:“是啊,可總得先做好皇後,做好妻子,才能想到自己是女人,不管什麼時候,女人都是把自己放在最後的,其實本宮反而羨慕惠貴妃,她想要什麼,就會用手段去爭取,她哪怕如今落個慘淡下場,但到底已經得到過皇上的愛,其他的,怕也不重要了。”

蘇雪卻搖搖頭,“母後,您知道惠貴妃真正想要的是什麼嗎?隻怕不是皇上的愛。”

“怎麼可能?後妃豈有不求皇上的愛?”皇後愕然。

“她求,但求的是這份寵愛背後的尊榮與權力,甚至是後位,所以,她想要的其實一直都冇有得到。”

皇後覺得不可思議,喃喃地道:“若有皇上的愛,誰稀罕當什麼皇後呢?”

蘇雪道:“隻能說,人各有誌。”

皇後拭去眼淚,勉強地笑了笑,“方纔本宮說話,你不必放在心上,隻是一時有感而發,阿洌哪怕日後真有了新寵,也一定會記得你的好。”

蘇雪覺得皇後是很矛盾的,她一方麵不相信男人可以永遠深愛一個女子,但是又渴求皇上的愛。

或許,這是愛而不得的表現。

寬慰了皇後幾句,她便離開了,處置那些人的事,她不參與,也不想看到。

她冇有能力救下他們,但可以選擇不親眼目睹。

蘇雪走後,皇後拖著沉重的心情去麵見了皇帝。

皇帝回到殿中,喝了個半醉,砸了滿殿的東西,把所有伺候的人趕得遠遠的。

皇後進去便見一地狼藉,酒氣熏得叫人慾嘔。

皇上坐在軟墊上,抬起猩紅的眸子,悲哀沉沉地看著她,“調查清楚了嗎?”

聲音已經十分嘶啞。

皇後大為心痛,快步過去扶起他,“皇上,何苦這麼傷害自己?這不是你的錯。”

“朕錯了,朕錯在太寵她,”皇帝氣沉沉,似哭也似笑,“這些年,她明裡暗裡做了多少事?朕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這一次,她做了什麼?那死胎你瞧見了嗎?四條腿,有兩條腿是血肉模糊,她還想剪掉不讓朕看見。”wp

皇後歎氣,打定主意不讓皇上知道那孩兒出生還活著,是被惠貴妃捂死的。

“皇後,”皇帝胡亂地拉住她的手,眼底愈發地紅,“朕這些年真是虧待你,朕對不住你。”看書溂

皇後不著痕跡地抽回被他握住的手,輕輕地拍著他的後背,“皇上待臣妾很好,臣妾心滿意足了。”

她跟太子妃說愛過,是愛過,但在一次又一次的傷心之後,她的愛已經淡了很多,而且,也不想再一次陷進去。

她依舊心疼他的,但那都是尋常的夫妻之情,她皇後的職責。

皇帝彷彿是找到了救命稻草,緊緊地抱著這個從冇給他帶來過一點傷害的女人,彷彿此刻,隻有她能給他安全感。

皇後安撫了一會兒,才告訴他調查結果。

“原是不能生了,卻不知道從哪裡得來了一種丹藥,這藥太子妃看過,說是什麼重金屬很厲害,還有很多不穩定的藥性會導致胎兒畸形,根據她宮裡的人說,她服用這藥半年懷上孩子,懷上之後,又連服了三個月。”

“若後來不是強行保胎,用了許多名貴的藥材,這孩子估計是在胎中就保不住的,所以,這孩子不是皇上的錯,是她自己胡亂吃藥,導致這胎兒變成那樣的,若冇服那些藥,不至於如此。”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