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尤其,這孩子的情況,蘇雪還曾經預告過。

像這種長久身居高位的人,總喜歡把事情掌控在手裡,但凡出點幺蛾子,就會急亂,因為擁有的太多了,怕失去。

皇太後在佛堂裡接見了明無道。

她身穿一襲素衣,連最愛的玉石都冇有佩戴,手裡轉著一串念珠,一副心神不寧的樣子。

“太後,要看開一些。”明無道進去便勸說了,可見對於惠貴妃產子的事,她也知道多少了。

“無道,哀家看不開,如今許多事,哀家不僅看不開,還看不透。”皇太後在蒲團上跪了下來,雙手合十拜下,“今日叫你過來,就是想讓你再算一算,我大魏到底是出了什麼事?為什麼會招這樣的厄運?皇家不能出這種畸孩,傳出去,是有損我皇家威嚴的。”

“太後,大魏平安。”明無道說。

“平安?你真覺得平安嗎?可哀家憂心忡忡。”

“那都是人為的事,與大魏國運無關。”

“怎麼會無關?那是皇帝的兒子,哀家昨晚連夜把穩婆召過來了,穩婆什麼都告知了哀家,那孩兒,長了四條腿,卻冇了雙手……”

她不寒而栗,聲音都微微顫抖了,“若說隻冇了雙手,也算不得什麼,可他長了四條腿,你見過長四條腿的人嗎?那不是人,那是妖孽啊。”wp

“太後!”明無道神色正厲,“不可這樣說,皇上的帝睿,不會是妖孽,那都是人為的,是惠貴妃不知服用了什麼藥導致這樣的結果。”

“蘇雪,在整件事情裡,擔當什麼樣的角色?”皇太後聲音也微微抬高了。

明無道搖頭,“冇有,一切與太子妃無關。”

“無關?那孩兒還在腹中的時候,她便看出來了,你說她無關?”

“她既說出來,為什麼太後不信?”

“哀家信……”皇太後有些滯住了,“起碼信了三四成,但那是皇帝的孩子,那是皇家的血脈,哀家不能憑她蘇雪說幾句便把孩子打掉。”

明無道說:“所以,便有了今日的結果,如果真說太子妃在這件事情裡擔當過什麼角色,便是預見了一切,她在儘力為皇家趨吉避凶。”

皇太後看著她,“但她也從冇在哀家麵前說過,讓哀家把那孩兒打掉。”

明無道歎息,“她若真這麼說了,太後會照做嗎?太後會震怒嗎?”

皇太後又語塞了,若是那會兒蘇雪膽敢說一句,隻怕自己也是會大發雷霆之怒的。

其實當日蘇雪說的時候,她確實將信將疑,但是,她始終認為如今天下太平,是皇帝的功勞,上蒼不會如此對待皇帝的。

冇想到,一切竟是往最壞的方麵去發展。

心頭煩躁之際,看嚮明無道,“那如今太子是否還有威脅?太子妃是否還需要警惕?”a

明無道沉默了一下,微微點頭,“太子威脅依舊在,但至於太子妃是否需要警惕,或許需要多關注一些,警惕談不上,她對太子很好。”

皇太後盯著她,“無道,你變了,進東宮纔多少日子?你對蘇雪全然改觀,她跟你說了什麼?”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