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所謂啊,你反正以後也是要有彆的女人的。”蘇雪是忽然想到這個問題,也不算是忽然想到,但從晉王妃這一次孜孜不倦地為他找良媛良娣就明白到,就算他說不想找,但他身為太子,日後身為皇帝,大把的人會給他找,而且還會用各種祖製這樣的理由說服他。

她也明白到皇後為什麼說那番話,因為皇後知道那是遲早的事,也是必須的事。

皇後這麼喜歡她,都認為他日後再娶一個或者數個是勢在必行的。

大手牽上,緊緊執住,篤定的聲音從年輕太子的嘴裡說出來,“我軒轅洌天此生隻有蘇雪一個女人。”

深情美麗的誓言總是叫人感動,蘇雪眸色微暖,“但你是太子,是日後的皇帝,你身邊能一直隻有我嗎?”

“能!”他絲毫不猶豫,“身邊有你,勝過一切,如果為世不容,那我懂得如何取捨,帝位不缺人,不是非我不可,但蘇雪身邊,非我不可。”

蘇雪靠近他,心裡想,不管往後如何,如今有他這番話,也算是此生無憾了吧。

但心裡總有一絲隱隱的擔憂,因為,月盈則虧,太美好的東西,總怕是握不住的。

隻是說了不想以後太遠太遠的事,隻著眼於目前就好。

宮裡的低氣壓持續了好多天,皇帝雖然已經開始辦政務,但終日板著臉,尤其朝堂之上,發了好幾次的怒火,百官心裡惶恐,人人自危。

皇帝也訓斥了太子兩三次,不外乎是說他最近倦怠,軍務不管,政務不管,到了時辰就知道回宮去找媳婦。

皇帝是當著百官的麵訓斥太子的,一點情麵都不給。

從冊立太子到如今,皇帝從冇對太子如此嚴厲過,倒是叫一些人嗅到了機會。

一時間,針對太子的奏本像雪花一樣飄到了內閣。a

但皇帝訓斥歸訓斥,對於那些奏本,也隻是淡淡地瞧了一眼,並未相信。

唯獨有一條,皇帝看了之後,很是生氣。

奏本指自從太子妃回來,太子確實比以前懶政,總是告假,很多重要的事情因為太子的缺席而冇有得到及時的解決,很多重要的決定,也因為冇有得到及時的商議而拖到如今未決。

這一個奏本,是東宮內廷裡的官員上奏,也就是連軒轅洌天身邊的人都看不下去了,這問題的嚴重性有多大,可想而知。看書喇

皇帝因此震怒,當即傳召軒轅洌天,令他馬上前往枝江治水,春夏交替,雨水多,每年枝江水患都影響耕種,這是朝廷重中之重要解決的問題。

治水,軒轅洌天壓根冇有經驗,但是工部和河治有經驗之人很多,讓他當個領頭,帶著人前去治水。

而且,是明日就出發,皇帝更是言明,若帶家眷則不用去了。

雷霆之怒下,軒轅洌天根本連拒絕的話都不能說,而且,他也知道枝江水患是朝廷的心腹大患,需要解決的。

對於這一次的風波,其實他也做好了心理準備,這隻是開始,如果一開始就對抗,則更會授人話柄,針對蘇雪。

而且,他頂撞父皇的話,父皇所產生的怒氣,也會全部落在蘇雪的身上,他隻能乖乖聽話,冇彆的選擇,他隻是太子,不是皇帝。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