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本該是要去給皇後請安的,但是,之前軒轅洌天千叮萬囑,儘可能不要出東宮,她想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叫阿佩過去請安,問問皇後身體怎麼樣。

如今惠貴妃的事已經過去了,皇後不用再裝病。

隻不過,阿佩過去請安的時候,卻剛好遇到皇帝在。

本該這個時候,皇帝是在禦書房的,但因他今日有些不適,便推了政事,過來與皇後說幾句話。

皇帝聽得說是蘇雪派她過來請安,蘇蘇地道:“太子妃可真是尊貴,連給皇後請安都勞不了她的大架,隨便派個人來做樣子給誰看啊?”

阿佩隻得推說太子妃身體不適,怕惹了病氣給皇後孃娘。

皇帝自然不信,滿懷不悅地下了命令,讓蘇雪每日定時過來請安,順便給皇後請平安脈。

阿佩走後,皇後察言觀色,小心洌洌地問道:“皇上是不是因為那些事惱了太子妃?”

皇帝頓了頓,“倒不是,朕知道一切都和她無關。”

“但是,皇上似乎對她特彆的嚴厲。”這麼多位兒媳婦,皇上對誰都客客氣氣的,就唯獨說起蘇雪的時候,他眼裡都透著不悅。

“朕說不上來……”皇帝手裡握住一杯茶,也不喝,眉頭蹙起,“其實如果回頭想想蘇雪為咱們大魏做了什麼,朕是感激她,欣賞她的,甚至她在朕跟前說話的時候,朕也覺得她是聰慧玲瓏的,可她不在跟前,朕想起她或者說起她,心裡頭就總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其實皇上也知道太子妃冇做錯過什麼,她錯的是太有本事,對不對?”

“這是其中之一,最主要的是太子過於緊張她,甚至把她放在了國事之前。”

皇後試著解開這個結,“但這是太子的問題,與太子妃是冇有關係的,而且太子之所以這樣,應該與失而複得的心情有關,或許過陣子,就不會那麼稀罕寶貝了。”

“你說的,朕都知道,隻是……”皇帝蹙眉,慢慢地喝了一口茶,“東宮如今還太蘇清了,你這個當母後的,為他張羅張羅。”a

皇後沉默了一下,“這會否有些快了呢?”

皇帝臉色蘇了下來,“快什麼?都縱容他三年了,如果太子妃容不了人,那就趁早換了。”

皇後看著他,“皇上說什麼呢?怎這麼快就扯上換人呢?至於嗎?”

皇帝重重地合上杯蓋,顯得心煩氣躁,“朕也不知道何故,說起她心裡就堵得慌,朕寧可封她當個女官或者誥命,讓她與侯爵一樣享分封,也不希望她是太子妃。”

因為蘇雪的緣故,他如今對太子也看不大順眼了。

但深思一番,其實挑不出蘇雪的任何錯處,包括盧良媛的事,都是因為盧良媛自己冇有儘責,也冇有履行她進宮時候的承諾,一心隻想得到太子的垂憐,冇有找過好皇孫。

這點,皇帝是惱怒的,因為他真的在乎皇孫。

現在的情況就是,按照事實來講,挑不出蘇雪的錯,可感覺上,便覺得蘇雪千錯萬錯。

“其實,母後那邊與朕的感覺是一樣的,她也很喜歡蘇雪。”皇帝說。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