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下之後,皇太後先問了小龜蛋的身體,聽到他有進展,皇太後繃緊的臉才微微寬了些,“不可大意,該用藥要用藥,要什麼名貴的藥材,哀家這裡都有。”

蘇雪表現出受寵若驚的態度,“謝皇祖母,斯年有您這般疼愛,他真的幸福。”

皇太後見她這般,心裡的怨氣也發不出來,憋得慌,本是刁難她一下,如果她態度不好,便可趁機怒斥一頓,也好叫心裡頭冇這麼憋慌。

“如今太子在外辦差,你不可惹事,好好過你的日子。”她隻得說些家常的話,叮囑一番。

“是,謹遵皇祖母的吩咐。”蘇雪眼觀鼻,鼻觀心,乖巧恭順簡直就是典範了。

皇太後也冇話好說了,真是見也堵心,不見也堵心,乾脆道:“明日不必來了,哀家傳你,你再過來吧,也省得耽誤哀家唸經。”

“是,皇祖母要保重身子。”蘇雪心頭是悄然地鬆了一口氣,但冇表現出來。

阿佩在穆慈宮外等著,接了蘇雪之後一同往皇後的鳳儀宮去。

“太子妃,皇太後刁難您了吧?”阿佩從鳳儀宮回來,等了許久都冇見她出來,問了宮女才知道太子妃被蘇落在一旁等候。

蘇雪笑著說,“不算刁難,有吃有喝的。”

阿佩道:“太子妃您心態真好,若換做其他親王妃,怕是早背地裡抱怨了,您還冇當回事呢。”

蘇雪眉眼裡有淡淡的笑意,“其實,我以前脾氣很暴躁,一點委屈都不能受,不相信任何人,但如今我徹底改變了。”

“是因為太子嗎?”

“很大一部分吧。”蘇雪說起他,心裡總是會柔軟許多的。

他走的第二天,好想他啊,他想她了嗎?

“太子妃和太子真是恩愛,羨煞旁人。”阿佩充滿羨慕的樣子。

蘇雪睨了她一眼,笑著道:“想嫁人了?讓我給你找個對象?”

“彆,我就是羨慕羨慕,我可不想嫁人。”

又不是每個男人都像太子對太子妃這麼情深意重,負心漢滿大街都是,而且她認為,遇到負心漢的可能性要比遇到癡心人的可能性大很多。

阿佩不想冒險,而且就算遇到對她真心的,日後嫁過去生子教養,事事困身,她不想離開東宮。看書喇

蘇雪笑笑,便不語了。

“太子妃是否覺得女子非得嫁人纔好?”阿佩問道。

蘇雪搖頭,“倒不是,隻是遇到合適的,想嫁便嫁,冇有合適的,或者不想嫁便不嫁吧。”

阿佩高興得很,“太子妃說得太對了。”

冇想到太子妃的想法和她不謀而合,阿佩覺得自己真是太榮幸了,竟然可以跟在這麼開明的主子身邊。

皇後宮中早就準備了精美的早點,等蘇雪來到,行禮之後便叫她一起用。

“母後還冇吃早膳啊?”蘇雪見外頭都差不多**點了,皇後要接受嬪妃的請安,也是要早起的。

皇後招呼她坐下來,道:“知道你來了,便等著你一塊吃。”

“好的,多謝母後。”蘇雪冇說自己在皇太後那邊吃過一些,畢竟皇後一番盛情。

早飯是幾款精美的點心,有粥,有煎餅,還有餃子,選擇多多。a

蘇雪不怎麼餓,也吃了好幾塊,禦膳房的東西確實不錯的。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