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殊不知,皇太後聽了這話,臉色陡然沉了下去,眸子冰蘇地盯著皇後,卻一句話都冇說。

皇後有些愕然,尋思自己哪裡說錯了?叫太子妃再生下一個嫡子或者嫡女不好麼?

嫡子嫡女纔是貴重的。

皇太後難道不高興嗎?為什麼啊?

皇後心裡不禁寒了一寒,想到之前聽皇上說的話,皇太後對蘇雪其實防備著呢。

如果防備,必定不會叫蘇雪再懷上孩子,因為母以子貴,皇嗣生得越多,地位就越穩固。

皇太後難道打算拆散他們夫妻嗎?

想到這裡,皇後後背涼透了,她深知道,有些事情她這個皇後可以乾a

預,有些事情,卻是連一句話都說不上,甚至連問都不能問。

皇上和皇太後最近私下談話的次數有些多,她總猜測他們的談話內容就是蘇雪。

如今太子在外辦差,蘇雪一個女人就算是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反抗得了。

選良媛良娣的事,皇太後竟然親自出馬,說初九設下賞花宴,邀請京中權貴命婦們帶著家眷進宮。

而且,皇太後有心為太子選人的事,已經先一步傳了出去,這賞花宴的真正目的是什麼,大家心裡都很明白。

一時間,整個京城的貴族圈都沸騰起來了,太子如今地位穩固,東宮又隻有一位太子妃,那位太子妃風評不好,如果有舉薦了貴女進宮去,往後便算是攀上關係了。

而自家有合適的更是殷勤走動。想著能不能找找後門,先把自家的女兒帶過去給皇太後瞧一眼,給皇太後留個印象。

賞花宴當然也邀請了蘇雪,還是婉蓉姑姑親自過來說,傳了皇太後的旨意,讓她務必過去。

蘇雪乖巧得很,道:“請姑姑回稟皇太後,我一定會依時出席。”

許是蘇雪的態度溫和恭謹,讓婉蓉姑姑心裡有些憐惜,她猶豫了一下z,說:“這一次的賞花宴,皇太後有心挑選幾個人進東宮,太子妃做好心理準備。”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