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雪起身,便走到了皇後的麵前行禮,皇後臉色略顯得有些蒼白,塗抹的脂粉都浮起來了,笑容有些牽強,等蘇雪行禮問安之後,道:“坐吧,不必拘禮了。”

蘇雪站起來再福身謝過,坐在了一側的椅子上。a

她伸手理了一下膝蓋上的衣裳,抬起頭環視了一眼,便見有命婦帶著家眷貴女們過來問安。

蘇雪都含笑致意,溫和得很,眸光也趁機在諸位貴女臉上巡梭,溫文有禮的不少,但也有幾個眸光肆意,便上來問安也帶有輕蔑的意思。

這些心思都浮在臉上,不見得會是皇太後的好選擇。

倒是那些瞧著敦厚文雅,但心思活泛的,能進皇太後的眼。

不過,也不排除什麼樣性子的都挑一些,按照皇太後的心鬨一些纔好啊。

清公主也到了,她給皇太後和皇後見禮之後,到了蘇雪的麵前,蘇雪也起身,互相見了個禮,兩人都神色平靜且客氣,一副和睦的樣子。

隻是她轉身的一瞬間,眼底透出的怨懟與狠毒稍縱即逝,被蘇雪迅速捕捉到。

蘇雪微笑,這才正常,她和清公主之間的客氣,會讓人起雞皮疙瘩。

清公主坐下之後,也有人陸續上前福身見禮,清公主對待任何人都和藹可親,臉上時刻堆著笑容,與命婦們閒話幾句家常,都是極為親厚。

賞花宴,總要賞花的,至少需要走走流程,皇太後在婉蓉姑姑的攙扶之下,帶著命婦貴女們在花叢中慢慢行走,蘇雪與皇後在身後跟隨,清公主則跟在她們的身後,聽著皇太後說牡丹之雍容華貴,然後賞了一頓養花的花匠。

命婦們也是是出渾身解數討好,以牡丹來讚美皇太後與皇後,甚至把清公主也比喻做白牡丹,唯獨,冇有讚賞過半句太子妃,提都冇提,彷彿蘇雪壓根不存在。

今天,除了行禮的那一刻之外,她們似乎全部串通好了要蘇落太子妃。

站在紅牡丹花圃前賞花的時候,有幾名貴女嬉鬨,還撞了蘇雪兩下,雖然都回頭來說了一句告罪,但神態輕蔑,一點都冇有惶恐的意思。

清公主見狀,連忙便說:“太子妃不要跟她們計較,這個年紀的少女,最是愛鬨,莫生氣。”

蘇雪本來冇有半點生氣的意思,但清公主這麼一說,大家便都覺得她因此生氣了,都有些不屑,這氣量,怎麼當太子妃呢?

蘇雪看著清公主那笑容裡帶著的一抹蘇意,她也笑聲音清越地道:“公主應該知道我生氣的時候是什麼樣的,對不對?”

這是賞花過程中,蘇雪第一次說話,加上本來大家的視線都凝聚在她的身上,所以這句話就更是引人注意。

清公主故作愕然,玩味地問道:“嗯?太子妃這是什麼意思?”

蘇雪拉住她的手,手指往掌心一壓,逼著她撐開手掌,三根斷指暴露在人前,在清公主氣急敗壞之際,蘇雪淡蘇地說:“公主還記得這三根手指是怎麼斷的嗎?是不是因為公主惹我生氣的緣故?”看書溂

關於此事,外邊的人雖有聽聞,但總覺得是有內情的。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