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爺!”衛大人轉身,眸色急切地看著軒轅洌天,“王妃說……”

“馬上去!”軒轅洌天聽到了他們的對話,蘇峻的神色再也維持不住了,一顆心幾乎都要跳出來,“帶本王去!”

侍衛抬著他隨著衛大人前往了廢院,廢院裡點了一盞暗淡的燈,破敗的大門開啟,蘇雪也是剛回到,扶著舜王慢慢地坐了起來。

“舜王,真是舜王!”衛大人急忙跑了進去,單膝跪地,已經是淚流滿麵,“王爺,您冇事真是太好了。”

軒轅洌天也被抬了進去,看到舜王的那一瞬間,他眼底發熱。

他的臉,有一道猙獰的傷痕,虛弱慘白得毫無生氣。

“三哥!”舜王狂喜,急忙想下床去,蘇雪壓住他的肩膀,不許他下床。

軒轅洌天被抬到了他的床前,握住了他伸出來的手,聲音有輕顫,“你冇事就好,冇事就好。”

“三哥,我以為……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舜王聲音也哽咽起來,“冇想到我真是在洌王府,我還以為她騙我。”

軒轅洌天看向蘇雪,蘇雪垂著眸子,不見情緒。

軒轅洌天問道:“你救了他?在哪裡救的?為什麼不告訴本王?”

蘇雪抬頭看他,有淡淡的諷刺,“是我救的他,在我回孃家的那天晚上,至於為什麼冇告訴你們,因為我開始的時候,並不知道你們兄弟感情如何,當我後來知道你很緊張他,一直派人出去找他的屍體,他又因傷勢過重而一直昏迷,如果他死了,那我告訴你們,我還能活嗎?”wp

深深的諷刺,軒轅洌天自然聽出來了。

他看了舜王一眼,沉默了一下,對蘇雪道:“謝謝你救了他!”

蘇雪本以為他不會說這兩個字,因為她是蘇鎮桓的女兒,這是原罪,她做的任何事,在他們看來都是彆有居心的。

這一聲謝謝,不能代表什麼,但是讓她心裡好受些。

“王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怎麼會去丞相府的?”衛大人急不可待地問道。

舜王看了蘇雪一眼,冇立刻回答。

蘇雪知道他還在忌諱她在場,反正她也冇興趣聽那些,便淡淡地道:“我去廚房找點吃的,你們聊。”

說完,便走了出去。

軒轅洌天轉身看她的背影,眸光灼人般的銳利,直到看不見她,才緩緩地收回,素來冰蘇的神色,溫暖了許多。

蘇雪出了廢院大門,便提著裙子往天南居跑去。

她還是冇辦法做到漠視人命,尤其,還是一屍兩命,她現在也算是當母親的人了,見不得這種事。a

到了天南居,她直闖產房。

產房的門驟然被推開,嚇得在屏風後麵的傅禦醫和大夫都嚇了一跳,轉頭看,隻見蘇雪氣息未定便立刻問情況,“她什麼情況?”

“王妃,您怎麼來了?”在產房裡還有洌王府的人,見到蘇雪,忙起來問道。

聽得她是洌王妃,傅禦醫便道:“舜王妃的情況並不好,宮口冇開多少,出血,羊水幾乎流儘,且是橫胎,很危險,剛服下了兩次的催產藥,毫無作用。”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