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咱就三個孩子了。”南宮翼天眼底充滿了幸福,誰能想到幾個月之前,他還像個活死人似的呢?

Θ蘇雪摸著隆起圓潤的小腹,笑了笑,三個孩子?隻怕不是。1“你真不用叫禦醫過來把脈嗎?”南宮翼天側頭去看她,她步搖鬆了,他便站定為她重新簪好。

“不用,我已經叫衛大人找穩婆,有穩婆就夠了。”

目前胎兒穩定,而且最清楚胎兒狀況的是她,而且她不相信禦醫。

南宮翼天瞧著她臉上的自信與光芒,自從懷孕之後她整個人都變了,用阿佩的話來說,現在的太子妃瞧著簡直就是菩薩,說話溫柔好聽,臉上時刻掛著的笑容。

南宮翼天想起了昔日的蘇雪,有些恍惚,那個蘇雪行事乖張冰蘇,出手狠辣,眼底冇有一點溫度。

握緊她的手,兩人慢慢地走回斬月居。

剛進了殿中坐下一會兒,文竹便進來稟報:“殿下,太子妃,公主和齊良娣來了。”看書喇

“請!”蘇雪緩笑說。wp

南宮翼天俯身親了她一下,“你見她們吧,我回議事房。”

冇有問她為什麼要見南宮清瀾,他知道她心中必定有一套計劃的,隻管支援她便是。

“好!”蘇雪看著他,頓了頓,“晚上若不回來用膳,差人說一聲,我”

“很快,咱就三個孩子了。”南宮翼天眼底充滿了幸福,誰能想到幾個月之前,他還像個活死人似的呢?

蘇雪摸著隆起圓潤的小腹,笑了笑,三個孩子?隻怕不是。“你真不用叫禦醫過來把脈嗎?”南宮翼天側頭去看她,她步搖鬆了,他便站定為她重新簪好。

“不用,我已經叫衛大人找穩婆,有穩婆就夠了。”

目前胎兒穩定,而且最清楚胎兒狀況的是她,而且她不相信禦醫。

南宮翼天瞧著她臉上的自信與光芒,自從懷孕之後她整個人都變了,用阿佩的話來說,現在的太子妃瞧著簡直就是菩薩,說話溫柔好聽,臉上時刻掛著的笑容。

南宮翼天想起了昔日的蘇雪,有些恍惚,那個蘇雪行事乖張冰蘇,出手狠辣,眼底冇有一點溫度。

握緊她的手,兩人慢慢地走回斬月居。

剛進了殿中坐下一會兒,文竹便進來稟報:“殿下,太子妃,公主和齊良娣來了。”

“請!”蘇雪緩笑說。

南宮翼天俯身親了她一下,“你見她們吧,我回議事房。”

冇有問她為什麼要見南宮清瀾,他知道她心中必定有一套計劃的,隻管支援她便是。

“好!”蘇雪看著他,頓了頓,“晚上若不回來用膳,差人說一聲,我”

“回。”南宮翼天冇等她說完,就立刻道:“隻要冇有急重的事,我都會回來陪你吃飯。”

蘇雪莞爾一笑,柔聲道:“好,我等你。”

說話間,清公主帶著齊白杏走了進來,身後依舊是跟著一眾侍女仆婦。

今日她身穿紫色交領蜀錦如意紋繡牡丹宮裙,頭戴流蘇金步搖,搖曳生姿,她的皮膚本偏白皙,這淡紫襯得肌膚晶瑩如白玉。

她相貌不俗,這些年嫁給李駙馬之後,隻著重尊貴而疏於容貌管理,但進了東宮之後,每日便有可能見著她心愛的人兒,她必定傅粉施朱,為他精心裝扮,哪怕隻叫他瞧一眼也心足了。

齊白杏穿了鵝黃裙子,髮髻簪花,嬌俏的臉龐肌膚緊緻,她進殿之後,眸光馬上就看向南宮翼天,對上他的臉那一瞬間,她瞳孔微張,有片刻的呆滯,白淨臉頰上泛起了紅暈,嬌羞地垂下了眸子。

心頭,砰砰直跳,呼吸急促。

清公主走到南宮翼天的麵前,壓住心頭的激動,揚起了得體的笑容,道:“阿翼,阿姐還冇恭喜你又要當爹了。”

以長姐的身份,恭喜他當爹了,這一句話,她在來之前便已經反覆練習,要做到表情自然,斂起眼底的思念與情愛,實屬不易。

南宮翼天臉上是淡淡的神色,嗯了一聲之後,回頭瞧了蘇雪一眼便走了。

“殿下!”齊白杏見他馬上要走,鼓起勇氣猛地喊了一聲,“嬪妾給殿下請安。”南宮翼天頭也不回地離開,彷彿根本就冇聽到她的話。

齊白杏的臉色漲紅,這無視等同羞辱,但看著殿下頎長的背影,心頭隻顧著跳,忘記了這尷尬與羞辱。清公主回頭,看似是瞧著齊白杏,但眸光匆匆地瞧了一眼南宮翼天的背影,才淡淡地道:“良娣,還不給太子妃請安敬茶?”齊白杏收回癡癡的眸光,轉身走到蘇雪的麵前跪下,有些失神,“嬪妾參見殿下不,參見太子妃。”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