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佩聽得真下了藥,不禁氣得罵了一聲狗東西。

真是太迫不及待了,剛同意傳膳房的菜便立刻下藥,唯恐少吃一天,便落不了太子妃的胎。

這都是什麼狗東西?真恨不得立刻給她們一頓教訓,讓她們跪在太子妃的麵前請罪。

傍晚,婉蓉姑姑帶著王太醫過來,說是給太子妃護理胎兒,每日請脈。開始下藥之後,便要根據脈象下分量,實在安排填密。

蘇雪十分配合,讓王太醫診脈,婉蓉姑姑把殿中的人全部都發出去,阿佩權當聽不到,依舊杵在蘇雪的身邊。

婉蓉姑姑拿她冇辦法,隻得任由她在場了。

王太醫是婦科聖手,精研此道,這一把脈便吃了一驚,脫口而出道:“太子妃這一胎有雙生的跡象。”

阿佩驚喜地叫了出來,“雙生?真的嗎?蘇雪有些意外,竟能從脈象診斷出來?

懷著雙胞胎,她早就知道了,醫藥係統有過提示,但這位王太醫也太厲害些了,既然宮中有這麼厲害的大夫,當日怎不派他去給惠貴妃護胎呢?婉蓉姑姑聽了王太醫的話,臉色都變了,既驚且喜,竟然是雙生子?大魏開國太祖爺便是雙生子,當時前朝暴政,老百姓實在是活不下去了,揭竿起義,當時太祖爺是惠州的農民,在各種苛捐雜稅之下,他的日子也活不下去了,帶著雙生的弟弟一同跟隨魏蒙的義軍去打仗。打仗至少可以混頓飯吃,不用餓肚子。

因為太祖爺勇猛仁義,很快便在軍中建立威望,一路扶搖直上,當了將領,成為魏蒙將軍的左膀右臂。

魏蒙將軍死於一場戰役,太祖當上了將軍,從此,魏軍如有神助,逢戰大捷戰時是將軍,到了論天下的時候,使可自立為王,他被魏軍推為魏王揮軍直取京都,三天便攻入了皇城,自此黃袍加身,魏國取代了掖國。掖國的時候,雙生子視為不祥,但魏國太祖便是雙生子,所以,魏國以雙生子為吉祥,民間若有雙生子的,衙門會獎勵三兩銀子。a

五wp

而皇家自從太祖爺之後,便一直冇出過雙生子,太子妃如今懷上,那是多大的喜慶啊,怕是整個皇室都要沸騰了。

如果皇太後知曉太子妃懷著雙生子,一定會收回成命。想到這裡,她急忙問道:“王太醫,你確定嗎?冇有斷錯吧?”

王太醫為人謹慎,方纔情急下說了出來,如今斟酌了一番,便道:“怕是有七八成的可能。”

七八成的可能?這…“婉蓉姑姑蹙眉,要讓皇太後收回成命,那要十成的把握啊,“你再認真診一次,最好是說個準數。”

王太醫心裡頭頗是為難,他此番表麵是為太子妃暗探,實則是時刻為她摸脈,斟酌寶嬤嬤下藥的分量,皇太後的意思很明白,便是不想要太子妃肚子裡的孩子。

若是雙生子,皇太後怕是會容情留下,問題就在於但他不能肯定是雙生,若生下來隻有一個,他這顆腦袋怕是保不住了。

他隻得硬起頭皮道:“太子妃,請準許微臣再給您把脈一次。”

蘇雪伸出手,道:“好,就煩請太醫看仔細些”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