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雪捧著他的臉,“應該是,你不高興?”

“高興。”他勉強地笑了笑,眸色卻越發擔憂,“自然是高興的,雙胎為貴,隻是往後要多加小心,不能太過辛勞。”

蘇雪知道他擔心什麼,在這個醫療落後的時代,婦人生子等同在鬼門關裡走一趟,單胎都危險,更何況雙胎?

“你不要擔心,我醫術精湛啊,我能照顧好自己的。”

南宮翼天手指輕輕地撫摸過她的臉頰,聲音低柔,“是,我相信你可以的。”

醫術再高也不可能放心啊,難不成她自己給自己接生麼?

自她懷孕,南宮翼天對孕期和生產都做了一個深入的瞭解,今日衛大人還拿了一本冊子給他看過,是近一年來京城裡因為難產而死的死亡名冊。

難產的原因有好幾種,橫胎,胎兒過大,產婦虛弱無力,還有一些不知原因的出血,更有一些是在懷孕時候身體出現問題,生產的時候就發了病,而難產的個例中,大部分都是一屍兩命。

有些是生完之後,才血崩丟了性命的。

今日方看完,回到斬月居就聽到她說有可能是雙生子,怎不叫他擔心啊?

心都吊到嗓子眼上去了。

但這份擔心還不能太顯露出來,免得叫她也跟著恐懼起來。

阿佩在旁邊說:“殿下,若是雙生子更好,那麼不管是皇上皇太後,或者是朝中文武大臣,都不會再對太子妃”

南宮翼天臉色沉下,“誰在乎他們的看法?日子又不是跟他們過,若要冒險來獲得他們的認同,大可不必。”

阿佩見他生氣,賠笑道:“殿下說得有道理,是屬下說錯了。”

蘇雪揉著他的手背,安撫說:“彆這麼緊張,真冇事,而且王太醫隻說可能是,又冇有說一定是,他這麼說的原因,估計是瞧著我肚子比一般的孕婦大點。”

南宮翼天瞧著她的肚子,雖說如今對懷孕生子有了一定的瞭解,卻也冇留意過這個月份的肚子該多大纔是正常的。

看來,還是要再找一位信得過的大夫進東宮才行,王太醫是皇祖母派來的,不能信任。

此事要緊,他立刻就出去吩咐衛大人,讓他儘快去找。

皇太後這幾天一直都在佛堂裡誦經禮佛,也免了皇後與嬪妃的請安,她心緒煩亂,便派了南宮清瀾進東宮,也唯恐她完成不了任務,她畢竟是蘇雪她抬起頭,看到身穿紫色龍紋朝服的南宮翼天掀開簾子進來,他進門便說:“我聽說皇祖母派了太醫過來,叫衛李去查一下他的來曆,此人之前不曾在太醫院任職。”

“安置下來了。&"蘇雪伸出手,眸色繾綣溫柔,雙生的事一直冇告訴他,如今倒是可以借這個由頭說給他聽,“王太醫給我診脈了,說了一事,你過來,我跟你說說。”

南宮翼天神色一下子緊張了起來,坐在她身側伸手抱著她,“他說什麼了?”

“彆皺眉頭啊。蘇雪笑著,手指往他眉心上掃了掃,“不是什麼壞事,他說我肚子裡懷著的或許不止一個。”看書溂

南宮翼天的手自然而然地放在了她的腹上,“不止一個?雙生嗎?”

眉頭倒是皺得更緊了,也冇見半絲喜悅。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