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盧太傅覺得此事特彆不簡單,他在東宮也有些耳目,離開斬月居之後便傳了人打聽一番。

東宮裡頭能傳出去的訊息,自然也是按照蘇雪的意思,盧太傅打聽到清公主被關了起來。

而且,他更打聽到負責膳食的寶嬤嬤被抓了起來,而寶嬤嬤專供斬月居的膳食,偏生阿佩有意無意地說了一句,太子妃因為懷孕胃口不好,喜歡吃清淡的,所以她的膳食都是斬月居小廚房裡頭供應。

換言之,太子妃是冇有吃膳房送來的飯菜,但太子吃了,所以出事的是太子。

清公主本是要害太子妃的,最後卻害了殿下,也虧得皇孫是在無道先生那邊用膳,否則隻怕皇孫也得遭殃。

盧太傅本就惱怒清公主,若不是她逼迫芷蘭,盧家也不會有嫡女為妾,這恥辱盧太傅永世難忘,所以調查出這些大概的真相之後,東宮官員問及,他也冇有隱瞞,按照打聽來的訊息全部告知,至於他們最後如何推斷,大概和他所猜測的**不離十。

訊息不脛而走,朝中大部分官員都知道清公主謀害太子妃不成,反害了太子。a

這訊息很快就傳到了軍中,南宮翼天最近和軍中來往十分頻繁,太子的英明忠勇深入軍心,甚至那些往日維護惠貴妃和清公主的老將們都認為,此番清公主做得實在是罪無可赦。

但宮裡頭並未傳出處置清公主的訊息,大家也可以理解,這種皇室秘辛不可能會對外公佈,隻怕是暗中處置的,傳出去豈不是貽笑大方?連皇室的尊嚴都蕩然無存。看書溂

皇帝那邊也是十分震怒,他冇想到南宮清瀾到了這個時候,還敢興風作浪。

他知道這事未必是這麼簡單的,穆慈宮那邊既然提審了人,證明此事和穆慈宮也有一定的關係,但聽得慶公公說太後很生氣,他估摸著南宮清瀾是陽奉陰違,違背了太後的命令。

皇帝眉目裡隱隱有了厭惡之意,麵容沉沉地問慶公公,“她人如今何在?”

“皇太後又叫她回了東宮去。”慶公公說。

“皇太後又讓她回去?”皇帝眉頭皺起,但隨即也就想明白了,母後做事,有她的用意,但她不會一直用一個不聽命令的人,她是要借蘇雪的手處置南宮清瀾,所以纔會讓她回到東宮去。

想起往日父女情分,是有些不捨,但想起惠貴妃死前說的話,心頭湧起膈應與噁心,她們母女都是戲子,利用他的情感,把他玩弄在掌心之上。

倒是另外一件事情,讓他比較在意的,吩咐慶公公道:“太子若無礙的話,你就多關注點東宮,每日太醫給太子妃診脈的時候你最好能趕過去,看看太子妃是否懷著雙生子。”

慶公公笑著說:“皇上何必讓皇後孃娘去呢?老奴是您身邊的人,終日到東宮去,便顯得您不信任太子似的。”

皇帝想想也在理,道:“皇後的病也養得差不多了,你去傳朕的話,讓她每日到東宮去,督促太醫診脈。”

“是,老奴這便去。“慶公公告退下去。

皇帝瞧著慶公公的背影,心頭甚是複雜,但想著往後便和那段愚蠢羞辱的事切割,心裡也覺得無比輕鬆,蘇雪下得了這個手,她素來是心狠手辣之人。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