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8章筱側妃與齊白杏的偶遇這番話,是蘇雪教盧芷蘭說的,李紫陌一聽,心裡頭頓時驚怕了起來,說得冇錯,如今聖意到底如何還不知道,貿貿然去求情,搞不好會落個同罪。齊白杏心頭一急,連忙道:“李大人,公主並冇有謀害太子,這都是太子妃的陰謀,隻要您跟皇上求情闡述這點,皇上就會派人調查還公主一個清白,到時候,倒黴的就是太子妃了。”

盧芷蘭蘇蘇地道:“她謀害太子的事,外頭早就傳遍,不管她心裡最初想謀害的人是誰,現在躺在病床上的就是太子,這是毋庸置疑的事實。“還有,你說倒黴的會是太子妃,這話極其煽動,太子妃有孕在身,且太醫說過有可能是雙生子,皇太後和皇上寶貝似地寵著她,便真她犯下了大錯,也不會在這個時候懲治她,你煽動大人去犯錯引導皇上去猜忌太子妃,何等居心啊這不是南宮清瀾的慣會做的事嗎”

一番話說得李紫陌頓時清醒過來,他當即寒下臉蘇蘇地道:“來人,把她趕出去,若再登門,不必稟報直接打出去便是。”

家丁馬上進來,要扭住齊白杏,齊白杏急亂之中,衝李紫陌喊道:“您難道要一輩子揹負駙馬之名嗎您難道甘心一輩子都這麼碌碌無為嗎李大人,這是您最後的機會啊,錯過了,便再無轉圜餘地了。”

李紫陌眉心一蹙,盧芷蘭馬上附耳說:“我今日進宮去見過太子妃,太子妃說隻要您袖手旁觀,三天之後,和離書會送到您的手中,等出了和離書之後,她再殺南宮清瀾,此事您萬不能管,否則便是與太子妃為敵,以太子對太子妃的專寵,得罪她,便是得罪太子,大人三思。”

李紫陌聽了這話,不再猶豫,喝道:“拖出去!”

齊白杏被拽了出去,卻也不敢透露自己的身份,隻得踉蹌地被拖出門去,家丁粗暴,出門之後直接把她推在地上。

等她爬起來,宅子的大門已經關閉了,她撲過去喊了一會兒門,牆頭上潑下來一盤水,把她澆成落湯雞。

齊白杏氣得渾身顫抖,覺得自己好歹也是太子良娣,怎過得如此狼狽她知道李駙馬不會幫忙了,在這裡拍門也引人圍觀,她實在丟不起這個人,加上天色已經暗沉下來,她必須要快點回宮。

剛走出巷子口,便見一輛馬車停在了她的麵前,簾子被掀起,露出一張美麗的臉。

她抬頭一看,竟是下意識地脫口而出,“太子妃”

但她很快發現不是太子妃,乍一眼看像,但再定睛瞧,還是能看出分彆。“良娣,怎麼渾身都濕透了快上馬車來。”

來人正是晉王府的筱側妃,她一臉笑盈盈,彷彿與齊白杏甚是熟稔的樣子。

“你是“齊白杏不記得見過她,更不知道對方的熟稔從何而來,而且她如今穿著宮女的服飾,對方卻一下子就知曉她的身份。

筱側妃道:“我們見過,在良娣進宮的時候,我是晉王府的筱側妃,算起來,咱是皇家的妯娌了。”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