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雪伸手壓了壓眉尾,沾了點黛色往邊上稍稍地延了一下,眉尾便斜斜地飛了一點,她十分滿意,“阿佩,什麼事”

“太子妃,晉王府的筱側妃與齊良娣見麵了。“阿佩說。

南宮翼天蘇笑,“他們倒是會把握機會,讓他們見吧,遲早的事。”晉王府總是不遺餘力地想往東宮安插人手,不是齊白杏,也會是洪楚楚,就算不是她們倆,也會是其他人。

至於齊白杏嘛,她冇了清公主這位靠山,也一定會另外尋找依靠,晉王府這個時候送上門來,那可真是一拍即合啊。

蘇雪起身走到榻上坐下,雙手放在腹部上,道:“齊白杏想在東宮立足,又不得寵,自然要找外援的,但晉王府乃是龍潭虎穴啊,她進去容易,要出來可就難了。”

“殿下和太子妃放心,屬下已經安排了青龍衛暗中盯著齊白杏。”“嗯,暫也不著急,齊白杏在東宮裡一直都接近不了太子,更不可能知道什麼機密的事,若隻是一些內宅後宮的是非,便讓她拿去做人情吧。”“明白了。“阿佩不打擾他們,“屬下去彩綾殿看看。”

這個時候,宮女應該要去跟清公主說駙馬袖手旁觀的事了。

她要去見證清公主的絕望。

阿佩走後,蘇雪問南宮翼天,“案子的事,調查得怎麼樣了”看書溂

南宮翼天坐在她的身旁,“無極來過,案子基本水落石出,隻等把證據蒐集整理一下,便可把宗卷遞呈禦前,請父皇複覈,相信你外公一家很快就可以洗脫冤屈,回京複職了。

蘇雪放下心來,“謝謝你。”

南宮翼天揉著她的頭髮,溫柔地道:“謝我作甚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再說這本也是我的事,閔大人回京對我幫助很大,我需要他。”

原主蘇雪的外公閔大人原本是副相,因與女婿蘇鎮桓作對,被蘇鎮桓以貪贓枉法草菅人命陷害,全家被髮配邊疆。

五年了,邊疆的氣候惡劣,有他昔日的門生打聽到,閔大人的身體已經很差,若再不能回京休養,怕是過不了今年。

蘇雪得知之後,便與南宮翼天商量,說出外祖父的冤屈,請他代為調查,而且,外祖父如果官複原職,任副相之位,對他也是大有裨益的。

所以,前些日子南宮翼天忙進忙出的,除了軍務之外,就是與無極收集證據尋找證人,要還閔大人的清白。

閔大人洗脫冤屈回京,對他自然是有幫助的,但他做這些事情最主要的目的,還是希望把這當做一份禮物,送給蘇雪。

他雖然知道了蘇雪的來曆,但更知道她心底的牽絆,閔大人一家流放邊疆的事,她一直記在心上。

蘇雪對閔大人其實冇有什麼感情,隻不過原主殘留了一些情愫在她的心頭上,讓她偶爾便會想這位外祖父。

想來,閔家對原主極好,纔會讓她對閔家的情雖死不散。

彩綾殿。

清公主等著訊息,她知道李紫陌會答應的,夫妻一場,她太瞭解這個男人了。

他想在官場上一展抱負,做夢都想。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