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忽然地想起了什麼來,她起身披衣下床,赤腳開門出去,提了廊上的風燈便直奔芳華居去。

原主蘇雪嫁過來的時候,新房是芳華居。

但是她穿越來的時候,蘇雪已經被關在廢院,所以她冇去過芳華居。

漆黑夜裡狂奔,巡夜青龍衛見了她,十分詫異,但並未上前來問。

蘇雪奔到芳華居門口,這裡大門關閉,漆黑的大門沉啞無光。

她喘著氣,盯著這一扇大門,心懸在嗓子眼上,彷彿門一推開,就會推出一些真相來。看書溂

她害怕的真相。

深呼吸一口氣,她推開了門,提著燈籠慢慢地走進去。

庭院生了野草,許久無人打理了,芳華居的各處窗棱外還張貼著褪色的喜字,在這夜色裡顯得特彆的凋零。

她跟隨楚亂的記憶走到房間裡,門推開便有塵埃簌簌落下,她用袖子揮了一下,提著燈籠看這房間裡的一切。

心頭彷彿被什麼狠狠地擂了一下,驚得她滿臉發白。

這裡的所有擺設,包括桌椅,屏風,紅木大床,還有床上的大紅喜被,和夢裡都是一模一樣的。

這實在是太驚悚了,她雖是墨醫世家的人,卻從冇見過這樣的事情。

今晚夢見那個男子是軒轅洌天,這還能解釋為那一個吻亂了心,但這裡的一切是如何解釋?當時她還冇穿越過來,那是差不多一年前的事情。

為什麼一年前她就會夢到這裡,夢到新婚之夜,夢到和一個男人在……她看向堆疊著龍鳳喜被的大床,床邊的雕刻,鏤空雕花都是一模一樣,絲毫不差。

還是說,如今也是一場夢?

她閉上眼睛,腦子裡一遍遍地回放夢裡的情形,肌膚相接的炙熱,唇間裡的男性氣息,她雙手攀住的後背……

陡然睜開眸子,那後背有很多傷痕,其中有兩道呈十字,兩道傷痕都約莫是三寸長。

如果說,軒轅洌天的後背也有這十字傷痕的話,是不是代表那不是夢境,那是真的?

但是怎麼可能呢?那可是一年以前啊。

腦子裡忽然有一些被沉埋的記憶湧上來,新婚之夜,原主是曾經自儘過。

因為原主心裡早就有人了,就是那一次回丞相府的時候,蘇鎮桓說要把她許配過去的人,叫李紫陌,是繼夫人陳氏的外甥。

她嫁過來之前,不敢忤逆父親,便隨身帶了毒藥,新婚之夜她是服下了毒藥的,可不知道為什麼竟冇死。

難道說,原主新婚之夜的那天晚上,她就穿越過來一次了?是以夢境的方式穿越?

這實在是太荒謬了,她這麼想著都覺得荒唐。

要知道這是荒謬還是事實,看一下軒轅洌天的後背就知道。

她眯起眼睛,盯著那盞漸漸暗淡的燈籠,她不想再猜測,這件事情實在是太震驚了,她一定要儘快知道真相。

提了燈籠,大步回了斬月居,然後直奔軒轅洌天的房間。

守夜的侍衛見她闖進去,急忙攔阻,“王妃,都這麼晚了,您有什麼事嗎?王爺已經睡下,如果不是要緊的事,明天再說吧。”

蘇雪伸手推開他,“很要緊,比死了人都要緊。”

侍衛驚愕之際,蘇雪已經推門進去了。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