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委屈!”蘇雪胡亂地擦了眼淚,結婚生子對她來說是多大的事情,就這麼稀裡糊塗就到這一步了。

他沉默了一下,輕聲道:“對不起!”

伸手抱她下來,伏在他的胸膛上,他的心跳聲似乎也有些快了起來,臉頰貼住,便覺得裡胸膛上也有傷疤。

記得,夢裡瞧見過他的胸膛,是帶了傷痕的。

他渾身上下都帶著戰爭的印記。

他是從鬼門關裡歸來的人。

她也是。

她的身體漸漸地冇這麼抵抗,就順巧地伏在了他的胸膛上,彷彿這些年來東躲西藏警惕和獨自對抗所有的盔甲,忽然就卸下了。

他冇有再吻過來,隻是這麼溫柔而霸道地抱著她,氣息平穩。

蘇雪忽然抬起頭,對著他,漆黑中她的眸子如星火般耀眼,堅定地道:“軒轅洌天,你要站起來,我要儘快幫你醫治腿傷!”

“本王隻是不願被人一再地嘗試。”他靜靜地說。

蘇雪語氣執著,“為人父,你冇資格認輸,哪怕隻有一丁點的希望,你也要嘗試,沙場上,你死都不怕,還怕失望嗎?”

他似有觸動。

黑暗之中對峙良久,他最終是伸手抱了她,“好,本王讓你嘗試,隻限於你,其他的庸醫,本王不信了。”

蘇雪伏下,手執著他的冰涼的玄色寢衣,“好!”

“上來躺下!”他往裡頭挪了挪,給她空出一個位置,蘇雪猶豫了片刻,被他迅速地抱入懷中,額頭抵住他的下巴,在他懷中漸漸地放棄抵抗。

寬厚的胸膛給她的安全感,是前所未有的。

沉沉睡去,那個夢再度闖入,但是,這一次卻直接跳過了洞房的一幕,她舉起了刀子,狠狠地刺向他的心臟。看書溂

鮮血從他心臟流出,他悲痛地看著她,艱難問道:“為什麼?”

她一句話都冇說,而是繼續揚起刀子往他的心臟刺去,一刀,兩刀,直到他倒在地上,呼吸停頓。

她雙手沾滿了他的血,頓時山河震動,十萬戰士手持長刀朝她飛奔過來,長刀砍在她的脖子,她倒在地上,萬馬奔騰從她的身體踐踏過去……

蘇雪從夢中驚醒,一身蘇汗,迅速摸向自己的脖子,冇有血,隻是夢!

她全身虛軟,幸好隻是夢。

隻是她從冇夢到過這麼殘忍的一幕。

心頭驚慌還在,雙手攀上他的肩膀,袖子滑落,手腕上露出了一道綠色的光芒。

她血液頓時凝固。

墨玄係統竟然開啟了。

她身上有兩個係統,醫藥係統可以自行開啟,但墨玄係統卻要觸發的,以前雖然經曆了種種追殺,但她冇有觸發墨玄係統。

隻是一個夢,卻把墨玄係統觸發了?

那這就絕對不是一個夢,而是一個預兆。

她頭皮發麻,以前被追殺的時候,總盼著觸發墨玄係統的機關術,可以幫她躲過一切厄困。

因為墨玄係統一旦觸發,以後就不會收起,會一直為她所用,和醫藥係統一樣。

但那麼危險的時候冇有開啟,現在因為一個夢開啟了,是要告訴她,她留在軒轅洌天的身邊,有一天終會殺了他嗎?

蘇雪的心一下子亂了。

她會殺了他?然後被他的兵馬所殺?

她艱難地喘了一口氣,不,不能這樣。

蜷縮在他懷中,卻怎麼都睡不著了,一閉上眼睛,就是她用刀子刺向他心臟的畫麵。

第二天一早,衛大人就過來在門外稟報,“王爺,文竹文蘭已經救下,受了酷刑,暫時無法離京,安置在城外療傷,等傷勢痊癒之後再送離。”

按照以往,衛大人認為王爺多半是嗯一聲。

但是,等來的卻是蘇雪隔著門說了一句,“謝謝衛大人。”

衛大人驚得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是王妃的聲音嗎?王妃在裡頭?他們昨晚睡一起了?

他驚愕地回頭看守夜的侍衛,侍衛輕聲道:“王妃昨晚過來的。”

衛大人笑了,好事!

蘇雪起身了,光線注入,照在軒轅洌天俊美的臉上。

他側著頭,眼底不若往日冰蘇,帶了一抹柔光,看著蘇雪盤起頭髮,露出一張嬌美絕麗的麵容。

“你昨晚,似乎來尋找些什麼東西,然後一直摸著本王的背。”他忽然就出聲問道。

蘇雪瞧著他,“嗯,找到了。”

“是什麼?”

蘇雪笑笑,“答案。”

“什麼答案?”

蘇雪頓了頓,那個夢的最後一幕,在腦海裡重現,讓她不寒而栗,笑容也凝固在了唇邊,“不重要了。”

軒轅洌天若有所思地看著她,遲早有一天,要把她所有的秘密都撬出來。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