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洌王府的暗衛都對她這麼不信任且放肆,可以想象宮裡頭的那些主子,會對她是什麼樣的態度。

尤其,她斷了清公主三根手指頭。

清公主如今在惠貴妃的宮裡養傷,她對蘇雪恨之入骨,在帝後和惠貴妃麵前把蘇雪說得既歹毒又有心機,連皇太後都不喜蘇雪了。

皇上雖冇說過蘇雪什麼,但是,皇後來說蘇雪要帶小世子進宮的時候,他連眸子都冇抬,把這話題給扼斷。

蘇雪到了宮門,由宮衛帶著往皇後的飛霞宮走去。

宮衛告訴她,太後那邊不必去拜見。

蘇雪心裡有數,知道太後肯定不會喜歡她這個蘇家女兒。

這個身份,就是原罪。

到了飛霞宮,蘇雪抱著小龜蛋飛快地看了一眼殿中,裡頭坐了七八位貴婦,皆是衣衫華貴,麵容或威儀或漂亮。

中宮之位上的那位,應該就是軒轅洌天的母親,當今皇後。

底下一排坐著的蘇雪一個都不認識,但是清公主在場,且坐在了一個貴婦身側,那貴婦雖四十多歲的年紀,依舊嫵媚漂亮,蘇雪猜測,她大概就是深得皇上寵愛的惠貴妃。

因為她和清公主看她的眼神,都充滿了歹毒怨恨。

至於其他幾位娘娘,也擺出了威儀的陣勢。

蘇雪不動聲色,抱著小龜蛋進了殿中。

“蘇雪拜見諸位娘娘!”她抱著孩子,隻福身並未跪下。

“大膽,皇後孃娘在上,還不跪下磕頭?”皇後身側的嬤嬤喝了一聲。

蘇雪蘇眼掃過去,“腿腳有傷,不便下跪,煩請見諒。”

清公主蘇蘇地道:“母後,她就是這般放肆,您如今看見了,並非是兒臣故意詆譭她。”a

蘇雪蘇蘇一眼掃過去,“清公主還是少說點話,免得折了手指又斷了舌頭。”

惠貴妃當場發怒,“當著皇後孃孃的麵,你竟敢口出威脅當今公主的話?你傷了公主的手指,本宮饒過了你,冇和你算賬,你還敢這麼放肆……”

蘇雪打斷她的話,“彆饒,把賬算清楚!”

皇後帶領各宮娘娘,起碼都是妃以上的位分在這裡等著這位蘇家女兒,等著給她下馬威,教訓她一番的。

但她進門不到三句話,強大的氣勢竟然壓過了在場的娘娘,甚至不等問罪,她自己先算起賬來了。

蘇家的人,實在是太放肆了。

皇後臉色沉了下來,正要發話叫人掌嘴,卻見蘇雪抱著小龜蛋逼向惠貴妃和清公主,“我不該砍你三根手指,我應該把你整個胳膊都卸掉,你膽敢對王爺下砒霜,殺你都不為過,我的男人,什麼時候輪到你一個拖油瓶來欺負?他殘了雙腿,還有皇上和娘娘護著,皇上和娘娘不在府中,還有我這位王妃,誰敢欺他傷他辱他,我就跟誰過不去,斷你三根手指是輕饒你的!”

在場的人聞言,頓時驚得臉色大變,清公主對阿洌下毒?

“你……你胡說八道!”清公主猛地站起來,露出憤恨的眼神瞪著蘇雪,“我冇有對阿洌下毒。”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