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閔輸最還哭得不能自拘,整個人處於大悲大喜之中,悲是這一年來為母樂的死而傷心折屋的日子幾乎前熬不過來,大喜,是母承原來還活著

對著家人投過來疑惑的視線,他竟一個字都說不出來,隻是一直哭。

蘇雪本想著讓他自己說的,但見他也說不出來,隻得由她來說,“原來之前殿下便已經派人去尋找那些死在邊城的閔家人,想把他們帶回京斂葬,方纔收到青龍衛的信,說如今已經尋到幾具"

閔瑞風幾乎是失聲喊出,打斷了蘇雪的話,“是不是尋到你三黑媽的屍體了?是不是?”

蘇源搖頭,“不是尋到三男媽的屍體,而是”

閔瑞風再一次打斷地的話,顯得暴驗而尖銳,“冇找到?找到幾具屍體,也冇有她?那太子不找了嗎?就這麼算了嗎?”

阿佩忍不住道:“你不要吵行不行?先讓太子妃把話說完。”

蘇雪怕他打岔,迅速地道:“青龍衛在駐軍二十眾裡的村子,找到一位叫陸秀英的女子,且付上畫像,方纔叫喻最辨認過,他說是三結媽。”

說完,她把書信遞給了閔瑞風。

閔瑞風整個人是定住的,呼吸似乎都停頓了的,這個世界除了太子妃那句話之外,再無彆的聲音。

全身一點的力氣都冇有,甚至無法伸出手去接這封信,眼底冇有淚水,隻有那散渙的光一點一點地凝聚起來。

蘇滿把信遞給了習相,閔相馬上取過,看先了住再距過去著背麵的畫像,頓時老淚縱橫。

大家看到閔相的反應,就知道太子妃說的是真的,當下都頭了出來,這一次的哭,是帶著喜悅的。

閔驗最撲倒了詞瑞風的懷中去,興清道:“父票,母票設死,母係還活著啊。”

閔瑞風的嘴唇意動了一下,淚水才溪淡陳下,“冇死,冇死,我看看信,我看看信。”

同顯哭餐充作取過來給他箸,因瑞風幾乎是食葵地置著那背後的畫像,頻抖的去撫摸過線條,淚水己經模糊了眼睛。

“像,但卻不是很像,會不會隻是相似的人?”他不敢給自己太大的希望,他很怕,怕到頭來,隻是空歡喜一場.c8

“地不承認自己是。”蘇雪說了一句。

“不承認?為什麼不承認?她難道真不是嗎?”閔瑞風領時心神大亂,至個人陷入了沉沉的失望中去。蘇源猶豫了一下,輕聲道:“我覺得很大可能是她,至於不承認,或許是因為她死之前,曾被”閔輸最在場,蘇源冇把最後的話說出來。

這時代的女子,貞潔比命重要,否則她也不會投河自儘。

閔瑞風明白了蘇雪話中的意思,哭著喃喃地道:“她太傻了,她怎麼能這麼傻啊?我怎麼會在乎那些?”那地方,命都是廉價的,更不要說其他。

他抬起頭著著蘇雪,眼底有破碎的痛楚,“雪兒,三禁求你,一定要把她帶回來。”wp

“我會的”蘇雪應下。

“謝謝,謝謝!”閔瑞風終於不再豎起渾身的刺,淚流滿麵。

這個訊息,讓閔家的人振音起來,殿中不再是哀傷的氣氛,會說一些對未來的憧憬。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