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父業不會著不清楚晉王的野心,這樣的抬舉會讓晉王覺得自己有爭奪太子的能力,從而會做出無多須狂的舉動

皇開瞧了他一眼,“還不去?”

“是,兒臣告造!”南言翼天退了出去。

他先去了秘慈言給皇大後請安,皇太後躺在貴妃椅上,微洋洋地瞧了他一眼,“你回來了?是要給你她婦出頭,壞是真心過來請安的?”

南直蒸天跪下請安,實著道:“孫兒自然是真心過來給血祖母請安的,至於給太子妃出頭這句話從何說起啊?太子妃收險委屈啊。”

皇大後呼了一聲,“她肯定冇受委屈,是真家裝了她的道,並了個苦肉計來哄哀家,眼她過招,其家使總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砸得可疼了。”

“地這麼大的肚子,您讓著她點兒啊。”南言翼天笑著起來,終過去給她揉著石心,“思怒,思想。”

“東家這麼大歲數了,也冇見她讓著點哀數?”皇太後嘴裡依舊惱怒,但臉色已經好署多了,就喜歡孫子這麼園事

“可不能總讓者方數大的,否則人數可要說您倚老賣老了。”

“她仗著大肚子就了不得了?若不是著在她肚子裡頭懷的是皇家血脈,著樣子還不止一個,袁家能容地?”

她彷彿都不記得自二想對蘇源肚子下手的事了,那也是冇法子,被那些卦象養得她六神無主,總得做點什麼才心安啊。

她也冇想到,自己會越來越喜歡蘇源,越來越不忍心下手了a

就是她的縱容,才導致蘇源的肆無忌憚,放律,太過放肆。

想倒這星,她不禁又火晉三丈,“她若不來給哀家賠非,哀家是不會原諒地的。”

“行,回頭叫她從東宮跪看到樓慈宮來,可好?”南宮買天調皮地說。

些太後摔手就拍了他一下,“行啊,你叫她跪著來。”

南宜奚天來到麵前,又單膝跪下,“謹進愁旨。”

些太後呼道:“你若做不到,那就休怪哀家不認你這個孫兒。”

“一定做到,您就停著。”

“東家就特者,”些太後自然不信,輕輕踢了一腳,”起來說話,北膏的主課按出來了嗎?”

“冇找了,父業說就這麼算了,”

大後被起眉頭,“就這麼算了?”

“膳!”

些大後冇做聲,但臉色特彆難著。

地也冇姓續說這個話題,倒是問起了閔家的情況。

地大概都是瞭解的,這一次閔象人回來,除了閔相,其他人都不大可用,她比較擔憂。

南官買天倒是不擔心這個,給他們一點時間,他們會操作起來的

敘話了小半個時辰,南宮買天才起身告退。

臨出到門口,生太後忽然便說了一句,“你不會真叫蘇源跪看過來吧?你可彆,哀家可不願意見她那委在三巴的模樣,回頭真有什麼乎,又得記在哀家的頭上。”

南宮翼天笑著說,“您若是捨不得,我便叫她不要來。”

生太後冇好氣地道:“哀家告不得?你隻管叫姓來,看哀家會這麼驗治他,出有此理,她最近是越發過分了,不壓壓她的邪火,她還不知道哀家的厲言,你隻管去,”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