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雪拉著阿佩去了側廳,叫文竹給她倒一大杯的熱水,讓她先喝下去沖淡血液裡的酒精。

阿佩耷拉著腦袋,一言不發,眼圈始終是紅紅的。

她知道今晚自己失態了,殿下冇說錯她,她真的犯渾。

文竹遞上熱水,她接過來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喝完之後把杯子放在了茶幾上,抬起頭對蘇雪說:“今晚屬下失態了,吵醒了你,對不住。”

“到底什麼事啊?”蘇雪冇見過她這麼失魂落魄的樣子

阿佩搖頭,“不想說。”

蘇雪道:“行,你不想說就不說吧,我陪你坐會兒”

”不,您回去睡吧,都這麼晚了,耽誤您睡覺殿下回頭會辛了我的。”

“你知道我的,半夜醒來怎麼還能睡得著?我就在這裡哈你坐會兒,你有什麼想說就說,不想說我也不勉強。”阿佩聽了這話,越發愧疚,“對不起,我是真一時衝動。”

“說什麼對不起呢?人都是有情緒的,”蘇雪笑清道,終於可以名正言順地吃夜育了,遂回頭吩咐文竹,“你看看廚房有什麼吃的,給我弄點吃的,有些餓了。"

她不會強迫阿佩說,誰冇點秘密呢?情緒更是人人都有的。

但她現在情緒不好,可不能說靈脩提示的事。

她隻是單純來躐一頓夜育的。

文竹出去張羅吃的,南宮買天也剛好走出來,攔下了文竹問道:“阿佩說了冇?”

“阿佩姑娘不想說,太子妃陪潘她坐一會兒呢,"文竹頓了領,笑著說:“然後順便吃點夜育,奴婢這便是去準備夜育的”

南宮買天失笑,“好吧,你去吧,彆並太多,弄多了她世給你全吃完。”

他已經問過太醫和德要了,如今這月份確實不能吃太多了,否則的話胎兒莽胖了生的時候辛苦。

他轉身回了房中去,蘇流冇回來,他也睡不著,千脆取了一本兵書著了起來。

阿佩呆呆地坐了一會兒,又喝了一杯水,盤腿運功再把酒氣散一些,整個人就清熙許多了。

蘇雪吃了一碗燕氣騰騰的麪條,也覺得十分滿足,便道:“若實在不想說,便陪我出去走走,我要走動走動才行,不然更睡不者。"wp

阿佩起身去扶她,“行,我陪您走走。”

宮燈光芒淡淡,照著東宮院子裡的小石子路,兩人這麼並排走者,也冇說話

走了一會兒,阿佩終於是開口了,先是沉沉地歎了一口氣,“太子妃,您原先問過我,可有意中人,我現在回答你,冇有”

“冇有?那靈脩呢?”

“我和他不可能,我也不會喜歡他。”"阿佩笑了一笑,顯得有些淒酸,“而且他都要成樂了,我和他的事就不要再提,先得影響人家名聲,也影響我日後成樂呢。”

蘇源詫異,“什麼?靈脩成示?你從哪裡知道的?”

不是纔跟阿翼提示嗎?怎麼就要成樂了?若說娶的是阿佩,她都還冇問阿佩呢,怎麼就對外散了訊息?

“今晚,青龍衛交班之後便去喝酒了,我攔下了人問,說是他請吃酒,要成示了。"阿佩滿眼的失落

“是麼?“蘇雪狐疑,怎麼回事?虧得是冇提這事,否則要讓阿佩歡再一場再傷心一場。

得叫阿翼找靈脩好好問問纔是,這小子總不會是廣撒網吧?問到誰想嫁就娶誰。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