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靈家裡,靈脩回去得知婚事之後便大發雷霆,說父母擅自定下親事,冇問過他的意思。

他執意退親。

但是,靈夫人被晉王妃賞識了,且靈脩的婚事是晉王妃保媒的,這事她已經跟外頭炫耀開了,若去退婚,那麵子丟大了不說,還會得罪晉王妃和蘇

家。

所以,靈脩說要退親,她就一哭二鬨三上吊。

而且,靈夫人鬨起來也不是等閒的,她是真拿剪刀戳心窩子,還流血了,弄得靈脩心力交瘁。

也虧得最近冇有差事要辦,否則被這些事情羈絆著,差事也辦不好。

他心裡也難受,在北大營跟殿下提親的時候,他覺得自己那會兒最是幸福,但回到京中,一切都變了模樣。

殿下曾跟他提過阿佩得知此事之後,顯得很不開心,他知道阿佩對自己的心意,後悔自己冇早些說。

從來不喜歡喝酒的他,喝了半醉去找殿下,說想進宮去見阿佩一麵,有些話要跟她說。

南宮翼天見他醉醺醺的樣子,蹙眉,“你大白天的喝酒?你這會兒去找她說什麼呢?這事交給太子妃辦了,你且等著訊息便是。”

靈脩單膝跪下,“求殿下成全,有些話屬下想親自對她說。”

南宮翼天問道:“我問你,如果太子妃冇能幫你解決,你有什麼打算?”

靈脩堅定地說:“我會說服母親,我不會娶阿佩以外的任何女子。”

“你有這個打算,我可以安排你去見一下阿佩,但如果你最後聽了你母親的話,接受他們的安排,這一麵就不要見,你現在是否已經跟家裡說過你

的態度了?”

“說過,但母親以死相逼,她不想得罪晉王妃,等她情緒稍稍穩定些,我會繼續跟她說明白其中利害關係,母親想必是能明白的。”

“那她如果不明白,執意要你娶蘇姑娘呢?你若不娶,她還鬨自儘怎麼辦?”

靈脩臉色有些蒼白,“那麼,我便離了家門去,屬下原先冇有成親的打算,雖然心儀阿佩,但想著自己跟著殿下辦差,總有凶險,怕害了阿佩,隻

是那日與衛大人說起,說太子妃曾問過阿佩婚事,我忽然就意識到,哪怕我不娶親,阿佩也會嫁人,我想到阿佩會嫁人心裡特彆難受。

“行吧,既然你都打算到這份上了,那傍晚便隨我入宮去。“南宮翼天也憐惜他,靈脩和阿佩少時便跟著他,情誼深厚,希望他們能幸福地在一起。

“謝殿下。”靈脩竟是有些哽嚥了。

南宮翼天歎氣,“先忙去吧,醜時末來找我。”

“屬下告退。”靈脩拱手退出。

無極聽得靈脩的婚事,也前來找南宮翼天。

這位一向沉靜的謀士,也有些惱怒,“這手段真是小家子氣,竟用婚事來拉攏人心,他最近甚是張狂,可見是皇上給他撐腰了。”

“嗯,他是趁著這股東風,能收多少便收多少。”南宮翼天瞧了他一眼,“你也會生氣?”

“當然生氣,手段太低劣。”無極蘇蘇地說,“但凡有個高明的招數,咱也好應對啊,偏生弄這些小把戲,作用不大卻毀人家幸福,他這個人,就拿不

出手。

南宮翼天笑了起來,“行了,彆生氣,我知道你心疼阿佩,回頭等太子妃生了孩子,讓你們倆走個儀式,結為兄妹。”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