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便見靈夫人把眼淚一捺,站了起來,“不行,這件事情不能讓蘇家那邊知道,老大,你快些過來,取些銀子出去打點,叫這流言平息了,這門親事不能斷。”

靈齊也覺得這做法不妥了,道:“母親,且不說能不能迷瞞得過去,就算能遮瞞,蘇家那地不知饒,等蘇姑娘嫁過來之後蘇家會說我們欺騙他們的,這是騙婚啊。”

民夫人瞪眼睛,“騙什麼始?這是晉王妃保的媒,且你弟弟是上戰場受傷的,於國有功,回頭到大子殿下距前一鬨,保不準能混個一官半職,也好過如今隻當個侍衛,當了官,他們蘇家自然冇話說的。”

民齊也世待應當混個官兒,便道:“母親,不如這門親事就退了,這事反正也瞞不住,咱應當先去找段下,給弟弟謀個官職。”

“你懂得什麼啊?使成了親也能謀官職,再說,搭上晉王府,咱家以後還愁什麼啊?你知你弟務的前程都有了,你參就更不用說。”

靈夫人如今是一心鑽進了官職的妄想去了,實在是如今和夫人們來往多了,看著人家苟言事擇的,她很是焦慮啊,什麼時候才能像她們一樣呢,就彆說當什麼誥命了,但凡家裡頭多幾個當官的,她說話的聲音也能大一些啊,不用像如今這般卑微。

靈脩聽者他們打算用自己的“殘疾”去換取利益,心都涼透了,他站起來一句話都冇說便進了國中去收抬東西:

這個家:他待不下去。

反正親事是會取消的,他還不如早早地搬到東宮去,跟著殿下進出也方便,橫豎以前殿下也叫過他搬進去,作為殿下的護工,他近身保護纔是最造合的。a

見他收括了衣物出來,靈夫人怒道:“你發什麼孩啊?你要去哪裡?”

“我搬出去,婚事會取消的,就算我們不退親,蘇家也會退親,這事瞞不住:“靈脩說完,便大步出門去,任由靈夫人在身後大怒大喊,他愣是不回頭。看書喇

東宮的承思殿是太子起居的官殿,西北角有一排園舍是供宮人居住,西南角的神戰苑便是內勤青龍衛的作舍:阿佩和衛大人也是住在這裡,離斬月居很近。

外勤的青龍工,基本不會入住東宮,因為他們也不在東宮當值,都是接了任務便在外頭跑。

除非有要緊事,否則一般不來:

天修是內外青龍衛的指揮領使,內勤其實也是以他為尊的,隻不過內勤是交給了阿佩管理:

靈脩搬進來,阿佩既高興又擔憂,高興的是自然能日日見豬他,擔憂的是他離了家去,這不是等同為她和家裡鬨翻了嗎?

靈脩安頓之後,便先去拜見殿下和太子妃。

南官冀天原先便叫過靈脩入住東官神戰苑,但靈脩以家中父母在堂為由,不同感微進來,南自具天也冇勉強他:

”你父母讚成麼?”南宮翼天問道。

靈脩說:“段下,他們認為當官比兒子重要,屬下如今入住東宮,方便辦事,也便更多機會立功,以後便能謀個官職,圓他們的鳳願。wp

靈脩這話說得諷刺且鬥氣,可見心裡頭有怨。

蘇雪問道:“可是因為外頭流傳的謠言?”

“回太子妃的話,他們並不在乎屬下如何,隻在乎這門親事若破壞了,會得罪晉王妃,妨礙父親和家中兄弟的前程。“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