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倒是也看出來了,老大說是叫他過來瞭解軍務,實際上是挑釁。

這些人犯過事,卻要提拔起用,這是要跟他對著乾,也告知所有武將,聽從他晉王的,都前程無限。

但兵部的事,南宮翼天真不能乾預太多。

晉王笑著道:“太子在軍中多年,也安插了不少人,兵士乃我國之根本,大權所在,總不能都叫太子的人擔任要職是不是?這也引人猜想,為兄放幾個人進去,也好為太子平息謠言。”

南宮翼天看著他得意的神情,也冇生氣,隻淡淡地說:“朝廷武官的任職,從來都是兵部和吏部的事,與我何乾?你如今是兵部尚書,你要提拔誰,便提拔誰,但他們最好循規蹈矩,在任上乾出點實事來,若敢胡作非為,擾亂軍心,其說官職,這顆腦袋也彆想要了。”

晉王哈哈大笑,“太子這話聽起來真像是威脅啊,他們隻是為朝廷儘忠,隻要太子一心向著父皇,向著朝廷,冇有彆的太多野心,倒也不必怕。”

南宮翼天看潛他說完又繼續大笑,不禁蹩眉,這有什麼好笑的?實得像個使子似的。

看來,當了兵部尚書,真是高興瘋了:

晉王笑醫,忽地一收,嚴肅地道:“太子,還有一事想征詢你的意見,兵部方侍郎告老了,我想父皇舉薦了一個人,便是靈像,侍郵榮等京營戎政,督領京營操練,這點我相信靈脩最是合造,他跟著你在軍中多年,也有實戰經驗:由他來督令京營換練做合造不過,就不知道太子是否願意放人呢?”

“父皇同意了:”商官翼天臉色微慍:

”同意了:”

”既然父皇同意,你何必來問我的意見?"南宮翼天說完,起身就拂袖而去,一到氣沖沖的樣子:

身後,又傳來晉王的哈哈大笑,那些心腹官員也跟精笑起來,終於看到太子發怒了:

這件事情,本眈是要為難他的,放人,那青龍衛就損失了一院悍將,若不放人,靈脩得知自己有希望出任兵部侍郎,但卻被太子阻止,對大子也會心懷怨恨,從而失去了忠心。

天修這個人,或許是茅坑裡的石頭,又臭又硬,但是他家人容易拿握,隻要控製住他的家人,不愁靈脩不聽話:

靈脩是統管青龍衛多年的,他投誠,青龍衛裡總有幾個能用的潛伏在裡頭。

所以,不管如何,南宮翼天都要損兵折將。a

看到他這麼生氣,晉王是真的痛快得怠啊。wp

但南官冀天隨時氣沖沖地離開了晉王府,策馬回東宮時,嘴角卻是蘊著一抹微笑。

晉王要當兵部尚書之前,他就已經做好謀劃了,所以晉王身邊有官員提議讓靈脩當兵部侍郎,拉找靈脩,而提出這個注議的人,是他派到晉王身邊的心腹。

讓靈脩當兵部侍郎,從表麵上確實是刁難了他,實際上也真有可能可以拉找到靈脩,這是晉王一直想做的事,所以他前定會聽取這個建議的。

反正,他一直都想拉攏靈脩,還不如送他一把,也能讓靈脩進兵部,而且是侍郵職位。

他如果要把靈脩送進兵部,直接提出或者是找更部都不可能,但晉王可以,他新官上任,說是妄用人,父皇不會不讚同,克部那邊也不會不配台。

說到底,官製與規矩都是可以因人而改的,誰掌權,誰就能改。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