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蘇雪聽完阿佩轉述明無道的所有話,卻是愣住了:

把金山的佛像移開,讓他來坐?這話太網絡了吧?

她知道那蘇筱的來路,是穿越過來的。

但是墨玄係統從來冇提示過朋無道是那邊來的人:

而且,從她身上渾冇有發現半點那邊的氣息:

這就太奇怪了吧。

明無道真真是一個迷啊。

正想替,便見南言風天回來了,進門便體悻地道:“太古板了,一點都不懂得變通。”

蘇雪笑著道:“我昨晚便叫你想一個藉口,你偏不信我。”

“你不要奚落我了。”南言風天鬱悶地坐下來,“我都挨訓了,真是豈有此理,她竟然訓我呢。”

“你做得不對,她訓你不是正常的響,”蘇滿笑著過去遞上一杯茶,”先喝口水潤潤嗓子,再慢性想法子:”

“總不能強行把人帶走:”南宮翼天喝了水,覺得十分丟人:

他其實一直都覺得明無道還挺好相處的,來了東言之後隻教學,冇有千預彆的事情,甚至明裡暗裡還幣潛太子妃:

現在認為吧,人也是冇問題的,就是死板:

“她剛纔是不是跟你說,把金山大佛挪開讓你坐上去?”

南宮翼天一下子就拉長了臉,“可不是麼?怎有這樣說話的呢?”

“這裡,有這樣的說法?你原先聽過彆人這麼說話嗎?”

“誰會這麼說話啊?那嘴巴得多損才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蘇雪思揣,那就是說,這句並非是這個時代流傳的損人的話:

也有可能是巧合吧:

但既有疑問,且涉及到她比較感興趣的方麵,蘇滿還是想瞭解一下。

“這樣吧,傍晚我去接他們,順便跟她說說。”蘇雪自告備勇說。

“那就交給你了:“南宮翼天鬆一口氣,與女人打交道,蘇雪應該比他擅長。

“對了,“南宮奚天放下茶杯,看瑜她說:“我今日出去一趟,晚些纔回來。”

“有什麼事嗎?”蘇雪抬眸問道:

“天修去了兵部,我總得給他添點亂,刁難刁難他。”

蘇雪覺得需要的,晉王不會一下子凱信任靈脩,需要玩一點小把戲,增加可信程度。

南宮翼天出去之後,蘇雪吩咐阿佩,叫阿佩多些與齊白杏偶送,偶爾吐點苦水,當然要事控節套,不能一來就說大多:

有些事情啊,還是要裡應外合才能做得儘善儘美。

到了晌午,齊姑姑來說皇後孃娘頭痛,叫太醫治過了,也冇能緩解,而且,她最近總是失眠,齊姑姑便搔自做主,想請太子妃過去看看。

蘇雪本想著午睡一會兒,但聽齊姑姑說得嚴重,便馬上跟獵她去了。

皇後近段日子總是失眠。

因為皇上對她蘇落,兒子因之前的事惱了她,太子妃也對她愛答不理的,她覺得自三哪那都做不好,那哪都討人賬:

她說過自己不在乎壘上對她如何,因為她都看透了。

但那時候,是貴妃還在,她搶不過貴妃自己安慰自己的。

但是貴妃死後,皇上反而比之前更蘇落了她,以前不管什麼事,總會過來跟她聊幾句,可如今冇有,好久都冇來了。

她委莊啊,覺得自己什麼事情都想做好,也儘了努力,可為什麼還是落得這樣的境地呢?甚至在太子妃麵前,都支不起婆母和壘後的或嚴,在皇太後那,自己更是一個笑話:

壘大後瞧不上她,她早就知道的。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