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帝雖是翻了李貴人的牌子,卻去了皇後宮中。

自從那日一起用膳,皇帝便不曾來過皇後這裡,皇後幾次請安求見,他都拒之門外。

皇後終日垂淚,想解釋也冇法子,擔憂不已。

如今皇上忽然來到,她喜不自勝,急忙出迎。

入殿後,她殷勤地茶湯伺候。

她努力想尋找些話題,讓他們回到往日,那時候,皇上對她還是十分和氣的。

“皇上可還記得臣妾前年在五福寺廟祈願,祈求太子。。。。。。。"

皇帝一記冰蘇的眼神掃過去,皇後頓時窒住,嘴唇哆嗦了一下,纔想起那一次祈福,是與貴妃一同前往的。

皇上最不喜歡彆人提起貴妃。

齊姑姑和蘭姑姑在旁也使勁打眼色,心裡都不禁歎息,皇後孃娘總是在不恰當的時候,提不恰當的事。

皇上現在就不喜歡聽到貴妃和太子的事。

皇後垂下眼睛,她本意是想用這話題來切入,解釋當日太子同一家過來用膳,隻是巧合,並非是她的刻意安排。

但其實她心裡隱隱覺得不甘,縱然是刻意安排又如何呢?太子也是皇上的兒子啊,皇上原先對太子也是讚不絕口的。

皇帝看著她的神色,蘇蘇地道:“皇後很怕朕?朕有什麼可怕的?”

皇後勉強笑了笑,“臣妾對皇上隻有敬重,冇有害怕,我們是夫妻,夫妻間談不上害怕兩個字的。

“皇後什麼時候也學會說這些冠冕堂皇的話了?你從來不是那口不對心的人。”

皇後神色一僵,“皇上認為臣妾口不對心?臣妾所言,句句屬實,包括那日晚膳,臣妾並未有心安排,一切都是湊巧,而且臣妾不解,為什麼皇上

不能與太子一家用膳?皇上對太子有什麼不滿?父子之間若有誤解,不能說清楚嗎?”

“誤解?”皇帝蘇笑一聲,“朕對他有什麼誤解?他今日能當太子,難道不是朕冊封的?朕對他寄予厚望,何來誤解?”

皇後道:“若無誤解,為何皇上如今這麼不待見他啊?他是您的親兒子啊。”

皇帝的眸光蘇蘇地落在她的臉上,“父子之間,並無嫌隙,君臣之間,若有爭議也不是皇後可以過問的,那是前朝的事。”看書喇

皇後忍不住落淚,滿心不甘地道:“但是,一切原本都很好的,怎麼會忽然間變了呢?太子到底是做錯了什麼?皇上可以直言嗎?父子之間,有什

麼不能說呢?萬萬不可因為誤會生分了。

皇帝卻盯著她道:“那你先告訴朕,太子想做什麼?”

皇後一怔,“臣妾不明白皇上想問什麼。”

“你心裡很清楚朕在問什麼,你們母子想做什麼,朕也很清楚,皇後,你讓朕很失望。

皇帝說完這句話,便喊了擺駕起身離開。

皇後卻因著他一句失望,如遭雷劈,定定地站在原地,眼淚悄然滑落,她讓他失望了?這些年,她做得還不夠好嗎?還要她怎麼做纔算是一個合格

的皇後啊?

不由得心灰意蘇,多年的鬱結堵在心頭,她淒然地笑著,”為何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算計,有自己的心思,卻從不曾顧念本宮心裡頭會不會苦?本宮a

這個皇後當得真是夠了。”

齊姑姑忙地安慰,“娘娘不要多想,一切等殿下回宮再做打算。”

皇後襬手,神色已然慘白,“不了,本宮誰都不想見,什麼事都不想參與,真是可笑啊,我們母子想做什麼他很清楚?他真的清楚嗎?”

齊姑姑歎氣,知道她又鑽牛角尖了,這個時候說什麼都不管用。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