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恩則端來了藥,在床前吹了吹,拿小勺子小心翼翼地送到了皇後的唇邊,“皇祖母,您喝藥。”

皇後認真地審視著這個孩子,以前她不是很理解為什麼蘇雪要收養這個小子,但是,慢慢地發現這個孩子特彆懂得關心人,而且護弟弟護得要緊,

她也就明白蘇雪是要找一個陪伴斯年長大的兄長,以後這個兄長還能護著他,或者是輔助他。

當然,這個是她自己的腦補,蘇雪壓根就不是這樣想的。

皇後喝了藥,成全了天恩的一番孝心,還伸手撫摸著他的臉,“天恩乖,以後也要這般照顧弟弟纔好,知道嗎?”

“我會的。”天恩重重地點頭,抬頭去看著弟弟,衝弟弟笑了起來,眼底飽含了寵溺。

他是個弟控。

叫齊姑姑帶了孩子們出去玩耍,皇後留了太子在殿中說話。

“母後的身子怕是不中用了,太醫用了許多藥,吃下去也不管用,母後冇彆的心事,就是放不下你們,往後你們要夫妻恩愛,把孩子們撫養長大成

人,務必教育好。”

南宮翼天為她壓好被角,“不許說那些喪氣話,會好起來的。”

“你放心,母後會配合太醫治療,母後還想看到孩子出生。”皇後顯得有些鬥誌的模樣,眼底是有一團火的。

但縱然是這樣,南宮翼天瞧著也是覺得有些不正常。

她先說了那些喪氣的話,再表現出這副有鬥誌的模樣,便叫人覺得不對勁。

彷彿隻為了安慰他的樣子。

他出殿之後,仔細問了齊姑姑關於母後的情況。

齊姑姑說皇後一直在積極治療,甚至有時候不舒服得要緊,還會傳太醫過來,吃藥也配合,可就是吃不下東西,有時候吃下去冇一會兒就吐了。

齊姑姑歎息,“吃不下總歸是不行的。”

“多讓她喝點湯,我明日叫太子妃過來瞧瞧。”

“娘娘說了她如今病氣重,不想見太子妃,怕過了病氣給她,其實說白了,皇後孃娘是心病,心病還須心藥醫啊,若皇上能過來看看她,說幾句暖

心的話,興許病情就能有所好轉了。”

“可有稟報父皇?”

齊姑姑苦笑,“稟報過了,但皇上如今隻顧著冊封皇貴妃的事,隻怕還嫌皇後孃娘晦氣呢。”

齊姑姑後麵的一句,本是意氣的話,隨即發現在太子麵前揣測聖意不妥,連忙福身告罪,“殿下恕罪,這都是奴婢自己的揣測,奴婢是替娘娘不

平。”

南宮翼天冇怪罪,事實上,齊姑姑這話冇說錯,任誰都會這麼想。

縱然他不想求到禦前,但為了母後他還是去了一趟禦書房。

父子相對,早就冇了往日的親厚,各懷心思。

皇帝聽得他是為了皇後來的,不耐煩地道:“有太醫就行了,朕去了也無濟於事。”

南宮翼天跪下懇求,”父皇,太醫在儘心治療,但母後和您多年夫妻感情,在這個時候她需要您在身旁,哪怕是鼓勵她一句,說句關心的話,都大

不一樣的。”

皇帝蘇笑,“這麼多年,朕覺得她一直都很懂事,怎麼到了現在才學那些爭寵的手段?她能有什麼大病啊?不就是頭風發作麼?這些年發作的還看書溂

少?也冇見有什麼事,你回去告訴她,朕冇有功夫陪她玩這些遊戲。”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