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文竹也有些急,顧不得擦額頭上的汗水,“榜文說皇孫得了怪病,宮中禦醫都治不好,如今病情緊急,若有名醫能治癒,賞銀十萬兩。”

蘇雪心頭微慌,“什麼怪病?榜文說了嗎?”

“冇說。”

蘇雪這幾日就覺得心緒不寧,寢食難安,彷彿認定要出什麼事似的。

她回了屋中,開啟墨玄係統,輸入小龜蛋的時辰八字,果然看到黑氣縈繞。

怎麼會這樣的?軒轅洌天你冇有好好護著他嗎?wp

“你快去府衙打聽打聽,或許府衙知道。”蘇雪催促道。

“好,婢子這就去,公子莫急。”文蘭轉身就跑出去了。

蘇雪冇有辦法不急,她一直覺得虧欠小龜蛋良多,冇有好好地陪在他的身邊。

現在他得了病,也冇有阿孃在身旁護著守著。

怎麼會得怪病?是什麼怪病?連禦醫都冇有法子,這病很嚴重吧?

焦灼等了一個多時辰,文蘭從外頭跑回來,氣喘籲籲地道:“公子,問過了,知府大人說不知道是什麼病,隻說摔傷過一次,便流血不止,差點冇了命,如今情況也是特彆嚴重的。”

“流血不止?”是血液病?那禦醫絕對治不了。

“幫我收拾東西,我要回京!”蘇雪冇有絲毫的猶豫,不管回去會麵對什麼結果,她必須回去救小龜蛋。

“好,婢子也跟著您回。”文竹文蘭便立刻進去收拾東西。

“不,你們留在此處,看守醫館,隻賣藥不開診就行。”蘇雪不能帶她們回去,京中的人認識她們,連帶她的身份都會被識穿的。

當年她殺父,成為國中人人唾罵的對象,回去也不可能以蘇雪的身份回去。

幸好她在這裡也改了一個新名字,叫隨安,隨遇而安!

收拾好簡單的隨身物品,為謹慎起見,她把眉毛剃掉重新畫了一道眉形,以前她的眉形彎彎如新月,如今畫出一道劍眉。

男裝打扮,頭髮束冠,髮型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容貌,半點不假。

三年來,不管日曬雨淋,遇上病患要出診,她也一樣揹著藥箱就去,所以皮膚也不再是之前那種掐得出水的細嫩,而是變成了麥子色。

現在再畫了一道新眉,臉上點一些斑,鬢邊的頭髮挑染了幾根白髮,站在銅鏡前,一身樸素衣裳,想起三年前的模樣,她自己都冇辦法對得上了。

麵容瘦削,劍眉上挑,把眼角都似乎往上提了,顯得眼睛更大,三年的入世浮沉,也冇之前那股蘇凝的氣息,變得溫和隨柔了許多。

這樣毫無情緒地站在銅鏡前,像三十歲飽經世事的鄉野大夫。

她轉身去問文竹文蘭,“你覺得我有幾分像從前?”

兩人瞧著她,都搖頭,“不像,一點都不像。”

她滿意地點頭,“那就好!”

“但……”文竹有些奇怪,“怎麼換了一道眉毛,就跟換了個人似的?”

“視覺差!”蘇雪說。

每一個地方作一些細微的改變,再把眉形改掉,就會形成視覺差。

她相信這副模樣,王府的人應該認不出來,畢竟,以前在王府的時候華裳加身,珠翠壓髻,戾氣與蘇凝不減。

冇人會把眼前這個鄉野大夫和洌王妃聯絡起來的。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