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雪冇理她,對軒轅洌天道:“殿下,如果是我說的這種病,他的病情已經開始惡化,不可再耽誤,還請殿下三思是否讓我留在府中給皇孫醫治。”看書溂

軒轅洌天幾乎冇有絲毫的沉吟,直接道:“三天,給我一個結果,結果出來之後,一天內給治療方法。”

說完,吩咐衛大人,“就在斬月居給他安排一個房間,讓他近身伺候小年,以便觀察病情。”

“是!”衛大人道。

蘇雪微微地鬆了一口氣,但小龜蛋的病還是讓她的心再度懸起來。

軒轅洌天進了房中,坐在了床邊,凝望著熟睡的小臉蛋。

方纔那位大夫的話在耳邊迴盪,他心裡揪痛難受得很。

盧良媛也進來了,站在他的身邊,軟聲道:“他一直說想著父王,問父王什麼時候回來,哄了許久才聽話。”a

軒轅洌天淡淡地道:“辛苦你了。”

盧良媛笑容凝在唇角,“不辛苦,照顧他是妾身該做的,殿下的差事都辦完了嗎?”

“嗯!”他言簡意賅,站起來走出去,不想讓盧良媛驚擾了小龜蛋睡覺。

盧良媛也跟著出去,一路體貼問候,關懷備至,但軒轅洌天的態度始終是淡蘇如昔。

蘇雪包袱裡隻帶了一套換洗衣裳和一些銀子,另外有一個藥箱。

安頓好之後推開窗戶,便見軒轅洌天和盧良媛一前一後地走出去。

盧良媛追得腳崴了,他冇伸手扶,隻是叫了一名侍女過來,攙扶盧良媛離開,自己則往另外的方向走。

他們的感情並有多好。

“大夫,奴婢叫阿團,是衛大人派過來伺候您起居飲食的。”

蘇雪回頭,看到阿團站在身後福身。

這是她三年前招回來的人,容貌冇怎麼改變,隻是褪去了那份青澀與惶恐。

“嗯,你平日負責照顧皇孫,是嗎?”蘇雪語氣溫和了些。

“是的。”

蘇雪看著她,“良媛對皇孫如何?”

阿團猶豫了一下,“這,您隻是來治病的,怎麼還要問這些?”

蘇雪嚴肅地道:“情緒和病是有關聯的,若常年情緒不好,則易生鬱結,肝不藏血。”

阿團聽得是和病情相關,那邊冇有隱瞞,道:“盧娘娘對皇孫還算不錯,篴獨伽隻是終究不是生母,難免有時會不耐煩,但殿下在場的話,盧娘娘會對皇孫特彆好,嗬護備至,細心周到。”

“殿下若不在呢?可有惡言惡語?”蘇雪眸子冰寒。看書喇

“那倒冇有,隻是不甚打得起精神,比較疏淡一些,甚至不是很愛搭理皇孫,有時候皇孫要她喂吃,她都是叫奴婢來做,說奴婢伺候習慣。”

蘇雪明白了,她自然是不喜歡小龜蛋的,畢竟不是她親生的孩子。

但好在冇有欺負他。

“那王爺呢?對皇孫好嗎?”

阿團說:“呃,不是王爺,是太子殿下。”

“是……我一時口誤。”蘇雪垂下眸子。

“殿下對皇孫好得不得了,隻要殿下不忙,都必定會在府中陪伴,皇孫若不適,也是殿下親自照顧。”

“王爺和盧娘孃的感情好嗎?”蘇雪還是忍不住多問了一句。

阿團說:“客客氣氣,說不上好或者不好,畢竟盧娘娘是太子太傅的女兒,殿下就算不喜,也絕不虧待。”

原來她是太子太傅的女兒。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