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團錦簇也在斬月居廊下,聽到了軒轅洌天的話,詫異地打量著蘇雪,阿錦問道:“蘇大夫,您竟然是女子嗎?”

蘇雪淡淡地道:“嗯,女子行醫多有不便,所以女扮男裝。”

“原來如此!”阿錦瞭然,不過也確實如此,女子行醫人家都不信。

蘇雪拿出一錠銀子給阿錦,打了個眼色走回房間。

阿錦收了銀子之後急忙跟著過來,悄聲在蘇雪的耳邊道:“大夫您彆放在心上,許是殿下以為您是盧娘娘找來的人。”

蘇雪一怔,“為什麼?”

就因為她勸說他們生個孩子嗎?

阿錦繼續悄聲說:“因為盧娘娘不止一次用這樣的手段了,更離譜一些的也有,試過下藥呢。”

蘇雪瞧了阿錦一眼,“殿下為何要娶她?”

阿錦道:“這是太傅請求皇上賜婚的,殿下甚至在太傅麵前說過,隻有良媛之名,冇有其他,但太傅也堅持要盧娘娘嫁進來,最近,聽聞太傅在皇上麵前說要請封盧娘娘為太子妃呢。”

“是嗎?”蘇雪坐了下來,心裡卻很明白,如今是太子妃,日後就是皇後了啊。

太傅的目的太強了。

“盧娘娘難道嫁過來之前不知道嗎?若知道怎麼願意嫁過來?”蘇雪問道。

“知道啊,殿下還讓朱嬤嬤親自去說了,結果盧娘娘說早就愛慕殿下,能守在殿下身邊,哪怕當個侍女一輩子伺候皇孫都願意。”

蘇雪蹙眉,這自然不是真心話。

小龜蛋吐的時候,她厭惡的眼神實在是太明顯了。

“所以,殿下纔會這麼生氣的,您以後莫再提這事了。”阿錦把銀子退還給蘇雪,福身,“大夫,這幾日皇孫情況瞧著好轉了些,都是您的功勞,這銀子奴婢不能收,隻是告知您一些東宮的情況,日後您莫再犯,繼續留下給皇孫治病。”

“你拿著吧!”蘇雪道。

阿錦搖頭,“不,王妃對奴婢恩重如山,若不是王妃,奴婢也不能來洌王府,更不能來東宮,還請大夫儘全力醫治皇孫,您若有什麼差事,儘管吩咐奴婢去辦就行。”

蘇雪有些感動,當初她是真想要行善,隻是身邊需要有懂得功夫的人伺候。

她把銀子交到阿錦的手中,道:“銀子你先拿著,幫我去買幾套女裝衣裳,成衣就行。”

反正都被看穿了,再穿男裝繼續扮作男子,那就真是小醜了。

阿錦很快就把衣裳買了回來,幾身尋常服飾,連寢衣都有,甚至還幫她買了一些胭脂水粉和銅鏡。

蘇雪換上女裝,臉上不需要粉飾,那些斑點和顏色分佈是不會輕易脫落。

依舊是濃眉也不必改,但她稍稍加深了一下鼻梁的顏色,這會使得鼻子看起來更立體一些,眼皮上粘的貼也不會掉下來,除非故意拿掉。

其實蘇雪看著自己這模樣,真是和以前相差太遠了。

真不像同一個人。

以前的蘇雪,蘇豔漂亮,狠辣決絕,冰蘇淡漠。但如今多了煙火氣息,這些都能直接反應在麵容上。

裝扮,有時候除了做加法之外,還要做減法。

原先蘇雪的眉心除有一粒痣,已經被她用藥水點了,因有眉毛遮掩,一點都看不出痕跡來。

還有原先的下巴略顯圓潤,這幾年辛苦,瘦了很多,下巴尖了。

所以,換上女裝,也無法把這個樸素的女子與蘇雪聯絡在一起。

尤其,鬢邊還有幾根白頭髮,看著起碼就是個三十幾歲的女人。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