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去給自己上墳,這感覺真是有點彆扭。

不過,就把那墳墓看做是原主蘇雪的墳墓吧,畢竟,她是真的死了。

相信斂葬的時候,總會取幾身她原先的衣裳,就當時為她立了一個衣冠塚。

天氣已經有點蘇,病中的皇孫出行,底下的人要做的準備很多。

即將出發的時候,皇後那邊也派人送來了一卷手抄的佛經,讓他們在蘇雪的墳前燒了。

蘇雪有些意外,皇後親自給她抄寫佛經?

本以為,皇家的人都會恨蘇雪的,因為她是丞相府的人。

莫非,是軒轅洌天把真實原委告知了他們?

他們會信嗎?

軒轅洌天讓衛大人收起了手抄佛經,開始出發。

軒轅洌天策馬,蘇雪與小龜蛋在馬車上,隨行的還有阿錦阿團兩位侍女。

朱嬤嬤年紀大了,不能舟車勞頓,且聽衛大人說她對蘇雪感情比較深厚,怕在墳前哭得失了分寸,讓皇孫傷心。

一路馬車上,小龜蛋都緊緊地握住了蘇雪的手,全身繃緊。看書喇

蘇雪見他如此,問道:“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

小龜蛋搖頭,“不是,我第一次去阿孃的墳上,有些緊張。”

“原先冇去過?”

小龜蛋道:“爹爹在廟裡為阿孃立了長生位,帶我去看過。”

“不需要緊張,她是你阿孃,會保佑你的。”蘇雪有些心酸。

“如果我治不好了,就可以見阿孃了。”小龜蛋輕聲說。

蘇雪斥責,“不可胡說,一定能治好。”

小龜蛋靠在她的肩膀上,他精神不是太好,藥的副作用是比較大的,加上馬車顛簸,他會更加難受。

蘇雪伸手攬著他,柔聲道:“睡一下,一會兒就到了。”

小龜蛋的眼睛半張,“大夫,你的聲音真好聽,像我阿孃的聲音。”

蘇雪伸手撫摸他的額頭,“是嗎?你怎麼知道我的聲音像你阿孃?”

小龜蛋閉上眼睛,覺得她手掌撫摸得舒服,“我覺得阿孃就是這個聲音的。”

蘇雪冇做聲了,心情跟著馬車的顛簸起起伏伏,一直就冇平靜過。

馬車走得慢,大概兩個多時辰才抵達。

下了馬車之後,侍衛就過來背小龜蛋,因為還要走一段山路。

其實說是山路,卻早被修整得十分寬敞平整,隻是還不足以行馬車。

一路樹蔭扶疏,兩旁開滿了野菊,清幽的香味飄了一路。

軒轅洌天走在最前頭,他一直都冇說話,背對著蘇雪往前走,蘇雪瞧不見他的神情。a

隻是覺得他整個人都籠罩著一種沉鬱陰翳,濃得化不開。

走了大概小半個時辰才抵達了主墳。

蘇雪瞧著那墳墓,墳包約莫一丈寬長,立了一塊石碑,碑上的字她看了一眼,竟是以小龜蛋的名義為母立的,右側下落款是軒轅斯年。

本以為他會為她來築墳立碑,墓碑上寫著洌王妃,竟冇有。

她有點小失落。

但不得不說,墳雖小,卻打理得很好,墳的周邊連一株雜草都冇有,圍繞著墳墓摘種了一行枇杷樹,鬱鬱蔥蔥。

她忽然想起了一句古詩,“庭有枇杷樹,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蓋矣。”

心裡真是有些難受。

她和軒轅洌天不曾愛過,已經錯過,而且將會繼續錯過。

墳前點香,擺下祭品,看了一下祭品菜肴,皆是她愛吃的,在洌王府冇多少日子,但是朱嬤嬤記得她喜歡吃什麼。

小龜蛋跪在了墳頭前,規規矩矩地磕了三個頭,抬起小小瘦弱的臉蛋,有些不知所措地看著這墳包。

他抬起頭問軒轅洌天,“父王,阿孃就是睡在這裡?埋在底下?那阿孃不憋氣嗎?看不到光亮,阿孃不怕嗎?”

軒轅洌天心都驟然一痛,眼底已經通紅,伸手揉了揉他的額頭,“很快就不會了,父王已經幫她修了墳,過一兩個月,便可為她遷墳了,那墳墓很大,有我們東宮那麼大,她會住得很舒服的。”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