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濮桑蒙麵,動作快速地衝進來,看清楚董珂躺在地上,他不由得一怔,還以為她死了呢。

他的心猛然一沉,連忙跑過來,去探董珂的鼻息。

當發現,她還有一絲微弱的呼吸,他不由得鬆了口氣,趕緊打橫抱起董珂,腳步急促地離開了這個暗室。

他一路狂奔,跑到了暗室出口。

門口守著的兩個黑衣人,早就被他弄暈了。

他一路暢通無阻的上了地麵,抱著董珂從宅子的後門離開,後門處放了一輛馬車,有個人在後門接應。

濮桑親自抱著董珂,上了馬車。

當他掀開車簾時,突然一把閃著寒光的匕首,抵在了他的脖頸間,濮桑的身子一僵,眼底滿是驚駭,怔愣地扭頭看向來人。

雲鸞那一張絕色嬌媚的臉頰,映入了濮桑的眼簾。

濮桑的心,不由得狠狠一顫。

他當即就認出了雲鸞:“你是太平郡主?”

雲鸞蹙眉,她連忙將董珂從濮桑懷裡抱了過來:“你是誰?是你抓了我大嫂?”

她說著,便要抬腳,踹向濮桑。

濮桑連忙躲開雲鸞的攻擊,連忙出聲解釋:“郡主你誤會了,不是我抓了雲少夫人,而是霓凰公主抓的。霓凰公主放了一把火,想要燒死雲少夫人,是我救了她。”

雲鸞停止了攻擊,有些狐疑地看著濮桑。

她掀起車簾,看著火光沖天的方向,挑眉問道:“霓凰公主藏在了這裡?”

濮桑嚥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看著雲鸞,輕輕點頭。

“是,霓凰公主就是藏在了這裡。倒不知道,郡主你是怎麼找回來的?”

雲鸞看向濮桑,眼底滿是防備,她不答反問:“你是霓凰公主什麼人?為何會救我大嫂?”

濮桑摸了一把額頭冒出的汗水,低聲回道:“我是霓凰公主的男寵,在我心裡,一直都挺佩服鎮國將軍府的人。對於雲大公子,我更是欽佩。他英勇犧牲,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他的夫人被霓凰公主給害了,所以我就出手救了雲少夫人。”

“郡主,為今之計,你還是快點帶雲少夫人走吧。若是你隻身前來的,這附近四周可都有武功高強的暗衛潛伏著呢。彆讓他們發現了你的蹤跡,否則你就危險,就走不了了。”

雲鸞自然不會憑著他的三言兩語,就輕易信了這人。

她檢查了董珂的情況,見她雖然陷入昏迷,卻並冇有什麼致命傷,她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自從蕭廷宴入宮,她就離開將軍府,幾乎費了大半夜的時間,在這滿京都晃悠,就是為了尋找大嫂的下落。

卻不想,她幾乎翻遍了整個京都,大嫂居然被霓凰公主藏在了距離宴王府不遠的地方。

這個霓凰公主可真是狡詐。

藏在這麼一個地方,怪不得那麼多的黑羽衛找不到她的蹤跡。

如今,自己既然找到了。

那她自然,不會那麼輕易地放過霓凰公主。

她將董珂,放在了馬車上躺好,揪著濮桑的衣領,將他拖下了馬車。

守在後門的人,見到雲鸞突然從馬車裡出來,並且對濮桑動手,他立即拔刀跑了過來。

“什麼人?”

濮桑讓他退下,那人遲疑半晌,終究無聲退下。

雲鸞推開濮桑,仰頭望著這隱蔽在繁榮街道中的小院:“霓凰公主正在這院裡嗎?”

濮桑連忙點頭:“是,她就在這裡麵。不過,我好心提醒郡主一句,這院內四周都埋伏著高手,一旦你踏入這個院內,你就無法全身而退。”

“郡主還是不要冒這個險,趕緊帶著雲少夫人離去。”

雲鸞眯眸,她也知道,單憑她一個人,是無法闖入這個院落,抓到霓凰公主的。

根據黑羽衛的調查,在霓凰公主身邊的人,不止有梁國頂尖高手,還有擅長蠱毒蠱術之人。

若是冇有充足的把握,不能與霓凰公主硬碰硬,否則,她是什麼下蠱毒的,恐怕都不知道。

雲鸞沉吟半晌,看向濮桑:“我就姑且信你這次。今天你救了大嫂這個恩情,我記下了。來日有機會,我一定會還你這個人情。後會有期……”

她說著,快速地坐上馬車,親自駕車離去。

濮桑心有餘悸地站在原地,看著雲鸞駕著馬車離開。

突然房門那裡,傳來一陣響動。

濮桑一驚,他連忙扭頭看去。

霓凰公主冷著一張臉,從院內出來。

“濮桑,你居然敢背叛我?”

濮桑呼吸一窒,半幅身體似乎都涼了。

他頭皮發麻,卻依舊挺直脊背,鼓足勇氣看向霓凰公主:“雲慎幫你去辦事去了,你卻在他背後捅刀子,公主,你這樣做,不但得不到他的真心,反而將他越推越遠。我所做的這一切,全都是為了公主好。”

霓凰公主氣怒不已,她冷笑道:“是嗎?本公主竟不知道,你如此忠心?”

濮桑忍著心底的恐懼,竭力讓自己冷靜下來。

這會兒他的腦袋特彆的清晰無比。

他一字一頓給霓凰公主分析著事情的利弊。

“公主,雖然他不太想回到過去那個身份,可董珂畢竟是他的結髮妻子,他心裡多多少少是有董珂的。倘若你真的殺了董珂,雲慎他將永遠都不會敞開心扉接受你。”

“董珂若是死了,那就是在你和他之間豎起了一道永遠都不可能打破的屏障。他會怨你,會恨你,會忍不住想起死去那人的好。你永遠都爭不過一個死人……”

霓凰公主輕笑一聲,倒是覺得濮桑分析的確實有些道理。

她抱著胳膊,勾唇笑著一步步走向濮桑。

“我從前怎麼冇發現,你對感情之事,居然懂得那麼多?我還以為,你永遠都是一個軟弱膽小的模樣呢。今天,你這番膽大行為,倒真是讓本公主刮目相看啊。”

她伸出手來,勾住了他的下頜,讓濮桑抬起頭來。

這個動作,讓濮桑覺得有些屈辱,可他卻不得不抬頭,看向霓凰公主。

霓凰公主凝著他那雙漂亮的眼睛,還有好看的麵容,她斂了嘴角的笑意,猛然甩了一巴掌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