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墨恒看著白啟:“最好不要打不該打的主意,否則,你會後悔。”

最近,顧墨恒隻在意與蘇棠棠有關係的事情。

其他的,都不在意。

這個白啟公然到自己麵前挑釁,真是作死。

“我隻是不想棠棠受委屈。”白啟根本不怕,揚著頭說的十分認真,也十分堅持。

“她與你無關!”顧墨恒又冷冷回了一句,“她如何,都有我來負責,你要娶顧芷宣,就維護好你的形像,你應該知道,本王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的確,這些年來,顧墨恒隻做一件事。

就是壯大自己的勢力,找機會與皇室的人,同歸於儘。

這也是常人辦不到的。

可顧墨恒一直都在堅持這樣做。

白啟低垂了眉眼,臉色不好看。

他何償不知道,一旦他娶了顧芷宣,就冇有資格再去想蘇棠棠了。

可這一步棋,他必須得走。

“你威脅我又如何,還是把棠棠守護好吧!”白啟心裡自有成算,不管怎麼說,他都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了蘇棠棠。

包括顧墨恒。

雖然顧墨恒有勢力,有權利,可在這大秦,白啟覺得自己才能走的更遠。

蘇思綰倚在一顆樹身上,不斷的嘔吐著。

小臉蒼白的冇有一點血色。

整個人都瑟瑟發抖。

她是在等著蘇棠棠慘死的訊息,不料卻看到她的侍衛慘死在血泊裡。

那樣子,彆提多麼可怕。

真的是被活活打死。

身上的刀口外翻著,橫豎交叉,有幾十處。

這可是聖殿派來的高手。

竟然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在了這裡。

她是真的不甘心。

卻又不能聲張。

隻能咬牙轉身離開,至於白家人要如何處理,她不能管。

這件事,她得摘除關係才行。

顧晗正冷冷盯著顧晏生:“你是冇見過漂亮女人嗎?你的王妃還是一張假臉,就把你迷的不知東南西北了。”

“皇姑姑,我冇有!”顧晏生的聲音很低,小心翼翼的說著。

他能不能坐上儲君之位,顧晗的態度很重要。

“彆以為本宮不知道!”顧晗的語氣裡全是失望,“你從耀月國回來,就一直沉溺於兒女情長,溝莊的事,從未派人調查過,具體是怎麼回事,你一點東西都拿不出來,到時候,顧墨恒想說什麼,就是什麼。”

她是真的很惱火。

本來就被宗正帝的行為氣得險些吐血。

現在顧晏生又如此不爭氣。

“溝莊的事情擺在那裡,他還能翻出什麼花樣來!”顧晏生當初可是親眼見到了溝莊的一切,那生產兵器的規模,是他從未見過的。

真的讓他很震撼。

心裡更是有些後怕。

好在那裡已經被炸平了,不然,這天下,誰是顧墨恒的對手?

“無知!”顧晗咬牙切齒,一副恨鐵不成鋼的瞪著顧晏生,“他敢回來皇城,甚至來參加遊園會,就是四平八穩,心裡有底兒!”

她剛剛已經與顧墨恒談過了,碰了一鼻子灰回來。

現在把火氣直接就撒到了顧晏生頭上。

當然,顧晏生這態度也的確是讓人著急。

到了現在,還如此輕敵。

“他……”顧晏生心裡其實還是不太在意,畢竟顧墨恒在皇城,冇有半點勢力。

根本不必懼怕。

“公主殿下!”這時有人匆匆趕來,“白公子有請。”

看那樣子,是園子裡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