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秋淩雪像是突然打了雞血一般,挺直了腰,“你說的對,他喵的,老子不能因為一個狗男人,再這麼娘們唧唧下去了,我應該重拾自信,做回以前狂拽酷霸炫的自己!”

顧逸晨被她的這副模樣給逗笑了,眸底遍佈滿了戲謔,忍不住吐槽說道:“那個秋淩雪,有冇有一種可能,你本來就是個娘們……”

“去你的,比喻詞,比喻詞懂嗎?”

秋淩雪甩了他一個白眼,就咬著吸管,繼續喝起了豆漿。

顧逸晨滿眼寵溺,“好好好,秋大小姐,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知道就好,老實開車。”

秋淩雪一臉傲嬌,繼續照起了鏡子,掏出了包裡麵上次帶的粉撲,輕輕遮蓋起了黑眼圈。

顧逸晨用餘光看了她一眼,心裡麵突然感覺到了幾分幸福,揚起了唇角。

差不多一個小時後……

車輛就來到了景區的一所度假村。

這裡是新開發出來的,極富有當地的特色,前來遊玩的旅客很多,熙熙攘攘,帶來一種熱鬨的感覺。

而且這裡遠離城市,綠化做的相當的到位,空氣極其的新鮮。

秋淩雪下車後,就被周圍的風景吸引,拿起了手機,拍了幾張照片。

她第一次來這裡,完全是兩圈一抹黑的狀態。

“接下來我們該去哪裡?”

“叫聲好哥哥,我就告訴你。”

顧逸晨下車後,熟練地背上了她的包,勾唇打趣說道。

秋淩雪差點兒冇直接一腳踹了過去,“顧逸晨,你是不是找死?!”

還好哥哥!

肉麻地要死!!!

顧逸晨欠揍地笑了笑,“嘻嘻,誰讓我比你大,你隻能是妹妹。”

秋淩雪嘴角一抽,“比年紀,幼稚!”

“……”

兩個人打鬨著,就朝著度假村的楓葉山上走去。

帝都正是秋天,山路上遍地全部都是火紅的楓葉,鋪在地上厚厚地一層,美得不像話。

秋淩雪走在顧逸晨的旁邊,這才發現他今天也穿了衛衣。

雖然他們倆的牌子不同,但卻是一個顏色的……

她的眼中驚訝,像是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故意神秘兮兮地說道:“顧逸晨,你有冇有發現一件事。”

顧逸晨揚眉,“什麼?”

秋淩雪說道:“就是衣服,竟然是同一個顏色的,是不是心有靈犀,而且,這衣服越看,越像……”

顧逸晨聽到她這樣說,胸口猛地震了兩下,快速砰砰砰地跳動了起來。

他故作冷靜地問道:“像什麼?”

秋淩雪笑著說道:“父子裝!!!”

當然,她是父!

顧逸晨:“……”

他還以為,她會說個情侶裝呢!!!

顧逸晨的臉色一黑,“你比我更幼稚。”

秋淩雪輕哼一聲,“彼此彼此。”

他們倆,半斤對八兩,誰也都彆嫌棄誰。

秋淩雪的體力差,爬到一半的時候,就已經氣喘籲籲累得不行了。

她叉腰喘著粗氣說道:“顧,顧逸晨,你確定我們真的是來度假的嗎?”

她怎麼覺得,是來給自己找罪受的。

“當然,放鬆身心,你看你,真的是得鍛鍊了。”

顧逸晨的嘴上故作嫌棄,但是身體卻很誠實,朝著她伸出了手。

秋淩雪也冇客氣,直接搭了上去,身體的重量依了過去。

顧逸晨的眼角一抽。

這女人,真的是不見外!

秋淩雪被他這樣扶著,又灌了半瓶礦泉水,還真冇剛剛那麼累了。

她忍不住地問道:“顧逸晨,還有多久到山頂啊?”

“大概十公裡吧。”

“臥槽?!”

秋淩雪一臉震驚,忍不住地爆粗口。

“逗你的,”顧逸晨失笑出了聲音,“快了快了,還有幾百米了,你要是實在走不動,等一會我揹你上去。”

“這可是你說的,不許反悔。”

秋淩雪可是一點兒都不想自己累著。

顧逸晨嘴角上噙著的笑容更濃,“嗯,我說的。”

其實他並不是一個多麼紳士的人。

甚至可以說,有點自私,有點孤僻……不願意吃虧。

哪怕對方是女生也不行。

可是麵對秋淩雪的時候,總是會不自覺的退讓。

就彷彿,被她占了便宜也是一種幸福……

顧逸晨覺得,自己現在真的是冇救了。

所以必須要把秋淩雪追到手!!!

兩個人一起前進,馬上快要到山頂的時候,就看到了不遠處的情侶們站在不遠處巨大的楓葉樹下,打卡拍照。

那個地方,是最近新火起來的網紅地點,在網上很受歡迎。

秋淩雪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吸引,眼眸中亮晶晶的。

“顧逸晨,我們也去拍吧!”

這麼漂亮的風景,一年隻有一次,要是錯過了話,可就真的太可惜了。

顧逸晨立即應下,走了過去後,拿起手機就幫忙拍了起來。

甚至,還給她貼心的開了個美顏……

秋淩雪本來以為這會是什麼直男拍照翻車現場,卻冇想到,顧逸晨還將她拍的挺好看的。

她看著他的目光,也是不禁變了又變,真誠地豎起了大拇指。

“牛杯!”

這些照片,都可以不用p直接發朋友圈了……

顧逸晨不禁飄飄然。

看來昨天晚上的教程冇有白學!

秋淩雪開啟了自拍模式,剛想要拍照,卻冇想到,顧逸晨就在這個時候湊了過來,俊臉赫然入境。

她輕微皺了下眉頭,“乾什麼?”

“我也想要和你一起拍。”顧逸晨直白的說道。

話落,就對著鏡頭露出了一抹傻氣的笑容。

秋淩雪看著突然入鏡的男人,還真稍微有點兒不適應,臉上也微微發燙。

她的手指按下確定鍵。

‘哢擦’一聲,兩個人拍下了第一張屬於他們倆的照片。

“哥真帥,”顧逸晨看著拍下來的照片,歎道:“回頭記得發給我。”

真自戀……

秋淩雪撇了撇嘴,“知道了。”

“……”

旋即,他們兩個人繼續前進,成功登頂到了目的地。

這上麵的視野開闊,空氣新鮮,頗有幾分豁然開朗的感覺。

秋淩雪看著周圍的群山雲霧,遼闊無邊的景象,胸腔內除了成就感之外。

還有一種任何俗事,都不用放在心頭上的感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