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仙堡》對於進入的人員施行極為嚴格的管控,我們這麼進去?”火葫蘆問,在和東方青魚離開後,繞了一個圈子,又回來了。

“姐姐,我們是來旅遊的嗎?”東方青魚奇怪地看著她。

“不是我長他人誌氣,《萬仙堡》還有不少人,防禦力量不弱,我們強闖進去,怕是要費不少時間,孤煙可入西安城一旦聽到動靜,立刻就會帶人回來,到時候,我們可就背腹受敵了。”火葫蘆道。

“你說怎麼辦?”東方青魚問。

“看有冇有其他的小路,或者找個辦法混進去。”火葫蘆道。

“你看這樣行不行?”東方青魚拿出了兩張人皮麵具,一張自己戴上,瞬間變成了一箇中年普通男子,連頭髮的顏色都變了,有些灰白,不複之前的黑亮。

“你……你……”火葫蘆目瞪口呆,“你什麼時候身上帶著麵具的?”

“戴上,這是兩個《萬仙堡》內部成員的臉,隻要你不說話,基本上不會被認出來的。”東方青魚道。

“這玩意,你什麼時候準備是,為什麼我一定都不知道,我戴上麵具是不是很醜?”火葫蘆問。

“肯定比不上你自己的臉。”東方青魚道。

“你有冇有帶鏡子?”火葫蘆問。

“我還帶了梳子,要不要?”東方青魚翻白眼,都什麼時候了,還顧著這個。

“我隻是問問,話說,你是不是早就準備端了曹榮陽的老巢了?”火葫蘆問。

怎麼會,之前我都不認識這個曹榮陽。”東方青魚道。

“戴著人家內部成員的麵具乾什麼?”火葫蘆質問。

“進入裡麵看看不行嗎?讀萬卷書,行萬裡路,《萬仙堡》搞的那麼紅火,我過來學習學習。”東方青魚道。

“信你纔怪。”火葫蘆道。

“你總是帶著有色眼鏡看人。”東方青魚很傷心。

“你這麵具靠譜嗎?萬一這兩人剛好在線,我們豈不是撞上了?”火葫蘆問。

“兩人這會兒在《玄武城》打赤焰綠金泥丸蟻,一時半會回不來。”東方青魚道。

“上了你這條賊船,你怎麼說我怎麼做。”兩人降落到了《萬仙堡》的山門前,果然是戒備森嚴,到處都是站崗的戰士,不管是進入的人還是出去的人,都要接受盤查。出去的人,稍微簡單,主要是進入《萬仙堡》的人,盤問的十分仔細,進入的人,排著隊等待。

“你叫什麼名字?從哪裡來?來《萬仙堡》乾什麼?呆多少時間?幾個人?”盤查的戰士目光銳利,看賊一樣盯著每個玩家。

火葫蘆看了東方青魚一樣,如果是她,被這樣審問,早就一走了之了,《萬仙堡》有什麼了不起,當是皇宮嗎?還趕著進去。

東方青魚輕輕聳了聳肩,他也是第一次見識《萬仙堡》的作風,確實和中原大相徑庭,如果是在中原,敢這樣盤問,玩家早就走光了。塞外則不同,玩家很有耐心地回答一

個一個的問題,有時候,還要拿出某些東西來作證。

好不容易排到了東方青魚,跟在後麵的火葫蘆忽然緊張起來了。

“大樹小草,你們纔回來啊,其他人都已經進去了,趕緊吧,堡內似乎出了什麼事情。”火葫蘆準備接受盤問的時候,戰士卻是什麼都冇有問題,直接放行。

“我們當時剛好在戰鬥,冇辦法第一時間脫離,回來的晚了點,到底出了什麼事,催的這麼急,透露一下,讓我們夫妻倆好有個準備。”東方青魚拿出一包糕點遞給盤問的戰士:“《玄武城》的點心,味道十分正點,特意帶回來給兄弟們嘗一下。”

“還是大樹有心!”戰士們頓時眉開眼笑,《玄武城》的點心,在炎黃都是有名的,精美、好看,當然,最重要的是美味,口齒留香,回味無窮,中原的食品在塞外一向都是暢銷品。

“好像是有強敵入侵,堡主和副堡主都離開了,帶來大批高手,肯定會有一場大戰。”戰士壓低了聲音。

“謝了!”東方青魚冇有再問,再聊下去,就會堵住後麵的人的路。

“你不是說不能開口嗎?”火葫蘆快走兩步,追上東方青魚。

“忘記了,麵具還自帶改變聲音的功能。”東方青魚道。

“我……”火葫蘆這才發現,自己的聲音變了,但是自己一直冇有注意。

“彆看這大門檢查的嚴格,攔截了很多人的進入,但是這裡麵,還真繁

華,寒風根本影響不了人們的熱情。”東方青魚道。

《萬仙堡》內部的格局和中原大相徑庭,建築基本上是依山而建,商業街,也是環繞山壁的格局,建築風格,充滿塞外風情,很有意思。

酒水、紙張、魔法卷軸、卡片、藥材……攤位上的物品不少,不過種類冇有中原那麼豐富,中原的主要街道的攤位上,任何一個攤主的物品都多達百種,而這裡,一眼掃過去,基本上在30-50件,一般是中原的物品,一般是塞外的物品。

奇奇怪怪的石頭、從未見過的沙漠植物、雪山特有的怪物……火葫蘆一眼就看上了一朵臉盆大的雪蓮花。

這玩意在塞外也不多見,攤主出價2000金幣,火葫蘆想都冇想就要掏錢,東方青魚趕緊按住了她,對著攤主道:“1000金幣。”不認識的物品,就要奉信對半砍的原則。

“1500金幣。”攤主老闆一點也不介意講價,講價的客戶纔是有意向的客戶,如果連價格都不想還的話,就是根本不想買。

“成交!”東方青魚還冇說自己價格,火葫蘆已經答應了。東方青魚無奈地聳聳肩,有錢人就是任性,買東西不講價的。

“與其計較這點錢,還不如多賺點,隻要自己認為值得就行,也就是這裡,如果在中原的拍賣行,這樣的雪蓮花,至少2200金幣以上。”原來火葫蘆不是不會講價,而是認為

冇必要。

“你開心就好。”東方青魚不說話了,交易完成,火葫蘆低聲問:“什麼時候行動?”

“不急!”東方青魚拉著她,在一個轉角的地方把麵具摘了,免得被熟人認出來了,然後又拿出兩副麵具,一人一個戴上,倆人的容貌再次發生變化,一個醜,一個挫。

“你都帶了一些什麼麵具,怎麼都是那麼醜的,就冇有好看一點的嗎?”火葫蘆通過彆人的目光,大約判斷了自己的長相,頓時嫌棄起來了。

“安全。”東方青魚道。

“安全的是不是過頭了?”火葫蘆看了東方青魚一眼,嚇得趕緊扭頭,不忍直視這張臉,也不能說醜的離譜,隻是看著十分彆扭。

“你當第一火法的時候,冇有享受過這樣的目光吧,是不是很有趣?”東方青魚笑著問。

“大哥,你彆笑了,笑起來比哭還難看。”火葫蘆道。

“你笑一個,一定很好看。”東方青魚肆無忌憚地看著《萬仙堡》內的美女,充滿異域風情,一個個腰細腿長,皮膚還白,大漠的太陽如此毒辣,也不知道如何保養的。

“我們還是趕緊行動吧。”火葫蘆帶上這張麵具之後,渾身不自在,雖然她冇有照鏡子,但是有一種不好的預感,自己的這張臉,一定醜陋無比。

“等等。”東方青魚道。

“等到什麼時候?”火葫蘆問。

“《萬仙堡》的人馬離開救援的時候。”東方青魚說著,拿出了

一張地圖,《萬仙堡》的平麵結構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