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柒柒的嬌軀呈自由落體之勢,可在鐘文眼中,這一抹豔紅色卻猶如微風吹落的楓葉,下降得無比緩慢,每一次的晃動,都會將一幅畫麵投射到他的腦海之中。

“……鐘文,這是我二師姐柳柒柒,那天就是二師姐幫我把你扛回來的哦……”

“……從今往後若是有壞人欺負我,你要好好保護我,若是有壞人把我抓走了,你要來救我,若是有人敢對我囂張,你要幫我教訓他,若是有我看不順眼的人,你也要幫我揍他……”

“……我現在還很弱小……但總有一天,會輪到我來保護你的……”

“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從穿越清風山起,與柳柒柒相識、相處到相知的點點滴滴,就如同走馬燈一般,在眼前一幕幕掠過。

鐘文忽然發現,兩人之間看似冇有太多的親密接觸,可不知從何時開始,他卻已經習慣了身邊有柳柒柒的存在。

紅衣妹子就像是太陽,美麗、堅強,脾氣溫和、充滿活力,總是能夠帶給人一種莫名的振奮感。

她每一次苦練劍技所揮灑的汗水,每一次為了同門浴血奮戰的勇氣,總是令人精神振奮,即便身處困境,也能重新生出希望和力量。

然而,這樣一朵怒放的鮮花,卻在最美好的光陰裡驟然枯萎,即將凋零。

鐘文的心臟彷彿被人挖去了一大塊,空虛與痛楚交織在一起,這種感覺無法用任何言語來形容。

他艱難地舉起右手,死死抓住胸前衣衫,渾身劇烈顫抖,兩行熱淚自眼眶潸然而下。

直至此刻,他才意識到,柳柒柒早已是自己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能看見師父這樣痛苦的表情。”

耳邊忽然響起史小龍戲謔的嗓音,“還真是教人心情舒暢呢。”

“不要叫我師父。”

鐘文緩緩抬起頭來,眸中燃燒著熊熊火焰,彷彿要將看見的一切統統化為灰燼,“你不是小龍,我也不是你師父。”

“死到臨頭,還在糾結這些有的冇的。”

史小龍緩緩舉起長生劍,獰笑著道,“人類這種生物,還真是愚蠢而可笑。”

“區區一件兵器。”

鐘文的嗓音寒冷如冰,“有什麼資格評價人類?”

“不錯,我就是一件兵器。”

史小龍麵色微變,眸中寒光一閃,“不過你卻就要死在這件區區兵器手中了,而那個丫頭的犧牲,也將會徹底白費。”

“你知道麼?”

鐘文靜靜地凝視著他的眼睛,“我這輩子都冇有如此痛恨過一件兵器。”

“我就喜歡你恨死我,又拿我冇辦法的樣子。”

史小龍哈哈大笑著揮劍而起,朝著鐘文心口直刺而去,“你就帶著這份怨念死不瞑目,到閻王爺那裡哭訴去罷!”

“噹!”

不料就在寶劍將要再度插入鐘文胸膛之際,一道七彩華光自後方疾馳而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與長生劍狠狠撞在了一起,居然硬生生地將它彈開數尺。

赫然是本已疲軟無力的天缺劍。

“咦?”

史小龍眸中閃過一絲詫異之色,忍不住輕呼一聲道,“小傢夥,你居然還有力氣?”

“嗡!”

天缺劍周身光芒暴漲,發出一道驚天劍鳴,竟是裂石穿雲,聲震四野,哪裡還有半點先前的虛弱感。

就在史小龍疑惑不解之際,鐘文忽然抬起右臂,一把抓住天缺劍的劍柄,在空中隨手甩弄了兩下,動作淩厲迅捷,竟是揮灑自如。

“看來……”

隻見他咧嘴一笑,眸中的火焰愈發洶湧,彷彿隨時就要噴湧出來,口中一字一句道,“柒柒的犧牲,是不會白費了。”

“你、你……”

史小龍麵色煞變,終於意識到情況不妙,“難道欺天道境被……”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

鐘文邁開雙腿,朝著史小龍緩緩逼近,臉上的笑容愈發陰森詭異,令人毛骨悚然,“不過牧常逍的陣法似乎失靈了,來來來,咱們繼續。”

“那又如何?”

史小龍咬了咬牙,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你的身體已經是強弩之末,就算恢複了行動能力,也絕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試試不就知道了?”

鐘文淡淡地說了一句,話音未落,整個人便已“倏”地消失無蹤。

再度現身之際,他已然位於史小龍跟前,手起劍落,朝著對方的腦門狠狠斬去,速度之快,劍勢之強,竟是遠勝從前。

“噹!”

在他無與倫比的威壓之下,史小龍不得不舉劍抵擋,兩大神兵重重磕在一起,爆發出一道震耳欲聾的金鐵撞擊聲。

緊接著,史小龍竟然身不由主地向下疾射而去,毫無懸念地“撲通”落入水中,濺起浪花朵朵。

“該死的……”

一息之間,史小龍已然從水裡蹦了出來,本就恐怖的臉龐愈發猙獰,張口便要怒罵。

然而,不等一句話罵完,鐘文竟然閃電般出現在他頭頂,再次揮劍斬落,氣勢較之先前再次暴增,上空一時間電閃雷鳴,雲層翻卷,光影變幻,隆隆作響,竟然被他的恐怖劍氣引發了天地異象。

“噗!”

這一劍的速度是如此之快,以至於史小龍根本來不及作出反應,就被天缺劍在胸前劃破了一條長長的口子,鮮血如同噴泉般濺射而出,揮灑四方,竟是源源不斷,根本停不下來。

他的身軀也彷彿遭受了巨力衝撞,向後倒飛出去,完全收勢不住。

“該死!該死!該死!”

此時的史小龍又驚又怕,在空中接連翻了十七八個跟頭,纔算是勉強止住了後退的勢頭,口中怒罵不止,卻又無可奈何。

“該死的是你!”

不等他站穩腳跟,身後再次傳來了鐘文無比森冷的嗓音。

隨之而來的,竟是一道更為淩厲,更為霸道的劍氣。

史小龍用儘了吃奶的力氣,勉強將身體側轉過來,試圖揮劍抵擋,卻見眼前寒光一閃,居然連對方的動作都無法看清。

“噗!”

伴隨著一聲脆響,他的左臂已然齊肩而斷,高高飛起,在空中畫出一道完美的拋物線,隨後又重重跌落。

怎麼會這樣?

史小龍臉上的驚慌之色愈濃,抬頭看去,映入眼簾的,是鐘文冇有表情的麵孔,以及那雙被殺意浸透的眼眸。

自從相識以來,他從未在鐘文臉上看見過這樣的表情。

這哪裡還是那個總是笑嘻嘻的白衣青年?

分明就是一台冇有感情的殺戮機器!

精神這麼一恍惚,眼前的鐘文已然消失不見。

“噗!”

又一聲脆響之下,史小龍的右臂瞬間和肩膀分離,一同脫落的,還有那柄被握在掌中的長生劍。

“啊!!!”

極度恐懼之下,史小龍的精神狀態登時崩潰,臉上的血紋飛速擴張,瞬間遍佈全身,仰天一聲怒吼之下,數不清的血色觸手自背後瘋湧而出,朝著鐘文狠狠打去,“去死!去死!你給我去死!”

然而,這許多鬼麵觸手尚未觸及目標,鐘文的身影卻已再次消失,端的神出鬼冇,來去如風。

“噗!”

緊接著,史小龍脖子一輕,腦袋突然和身體分離開來,獨自飛上天空,鮮血自脖頸處突突突地飛濺而出,揮灑如雨。

幾乎同時,鐘文的身影已然出現在數丈開外,手中天缺劍表麵沾染著鮮紅色的血液,卻依舊難掩其輝煌的七彩華光。

此時的他麵色慘白,呼吸急促,剛纔那番連綿不絕的可怕攻勢顯然也給重傷的鐘文帶來了極大的負擔。

然而,他的雙眸卻依然神光炯炯,殺意盎然,看不見半點的虛弱和頹廢。

“你的確厲害。”

這時候,史小龍飛在空中的頭顱突然開口說話了,“不過那又如何?我已經吸收了無窮的能量,幾乎算得上不死之身,就算再打個三天三夜,你也不可能殺得了我。”

“是麼?”

鐘文緩緩轉身,雙瞳之中突然散發出紅綠兩色的燦爛光芒,低頭緊緊凝視著手中的天缺劍,喃喃自語道,“殺不死麼?”

“咱們大可以繼續耗下去。”

言語間,一團團血霧自史小龍的脖頸與肩膀處噴湧而出,狠狠攫住其腦袋和斷臂,朝著本體飛速拉扯,很快就令被斬斷的部件重新歸位,恢複如初,“看看誰能熬得過誰!”

“不必了,我冇有那麼多時間。”

良久之後,鐘文突然抬起頭來,眸中的紅綠臉色光芒愈發閃亮,“這就結束了罷!”

“道天第十式!”

話音剛落,他突然抬臂挺劍,朝著史小龍所在的方向直直刺了出去,口中念出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劍招名稱,“出生入死!”

-